怪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洪荒之月光菩萨在线阅读 - 140 蕉鹿浮生图

140 蕉鹿浮生图

        略带污浊的珠子,摸起来有一种磨砂感,月光用指尖细腻的摩挲着,感受着珠子表面的凹凸感。

        这原本是白泽用来安置妖族幼崽所留,本以为会像天庭上交物资是那种一次性的空间宝珠一般,使用过一次之后就会化作无数碎片,没想到现在拿在指尖细细端详,才发现在宝珠的内部仿佛大有门道。

        月光将神识缓缓地投入到珠子之中,发现其中蕴含的天地竟然极其广阔,以灵仙境界的神识竟然探不到边际。

        浓郁的灵力在宝珠之中蒸腾流转,化作缥缈的烟雾充斥在其中,山川、河流、树林、平原~

        宝珠之中的空间仿佛是一个缩小版本的洪荒世界,只不过并没有太阳星的存在,而是一直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散发着冷幽幽的光芒。

        月光将自身的灵力吞吐出来,化作一个旋转着的银色旋涡,将珠子包裹在里面缓缓炼化。

        表面的污浊地方像是被挂掉的粉末一般,扑簌簌的落了下去,在地上堆积出一小堆黄褐色的粉末。

        宝珠的月光的手中迅速旋转着,一点点漏出来里面的银色光芒。

        不一会儿,污浊的表面全部滑落在地,在其中包裹着一副画卷缓缓在月光面前展开。

        神通——宝珠蒙尘!

        月道先天灵宝——蕉鹿浮生图!

        这方画卷漂浮在空中,散发着浓郁的月道道蕴缓缓展开,其中的小世界里满是月道的后天灵根,正在吞吐着天地灵气,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一朵红色的小花从焦鹿浮生图中飘了出来。

        白泽意念。

        “意想不到吧,小家伙,先天灵宝就这么放在你面前,有没有非常心动?”红色的小花化作白泽的模样,拿着一把红色的折扇对月光笑着说道。

        “的确没有想到,白泽大人为了在巫妖量劫之中谋得一丝生机,竟然可以拿出先天灵宝这种筹码。”月光将蕉鹿浮生图拿着手里,温柔的摩挲着表面,像是对待情人一般。

        “我还没有说出来意,你竟然就能猜出来,不愧是圣人弟子,在天庭之中谋划这么多年,果然手里还是有些底牌的。”白泽意志被点破来历,也不恼怒,反而拿出来两个蒲团坐在地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月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巫妖量劫之中,所有的妖族都在劫难逃,更何况是您这种大罗修为的高层,怎么可能在战争之中独善其身?”月光把蕉鹿浮生图收好,端端正正的坐在白泽的对面,和煦的笑了起来,双眼都完成了两个小月牙一般。

        “听小道消息说,白泽大人的手里有一件先天灵宝---白泽精怪图!上面记录了妖族所有种族的特点,所以在天庭之中您的地位非常高,更是可以日日相伴在东皇太一的身边,这种待遇可是让不少小妖羡慕不已。

        不过它们哪里知道,您之所以这么受宠,不就是因为手里握着的白泽精怪图么,上面的妖族特性和修行的习惯被其他势力拿去了,对天庭来说无疑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所以东皇太一时时刻刻都把你留在身边,严防死守。”

        “不错。”白泽点了点头,十分干脆的证明了月光的猜想。

        “小家伙,我来给你补充一下,那件白泽精怪图是我主动把自己的皮拨了下去,再将宝物披在身上缓缓炼化,又因为我是天庭初期建立之时率先投靠的大妖,所以才能留住一条性命,否则早就会在各种安排下意外死亡了。”

        白泽说的的确是事实。

        天庭初立之时,需要各种大妖前来投靠,白泽就是其中比较有代表的领军人物。

        依靠着白泽精怪图这件天灵宝,白泽在妖族的声望一直居高不下,就是因为白泽带队投靠了天庭,才会让那些摇摆不定的大妖彻底放下心来加入。

        如果白泽在天庭之中出现什么意外,那么其余的大妖对于天庭的归属感就会完全消失不见。

        妖族掌管苍穹,因为一件先天灵宝就将肱股之臣斩杀,那么后面的灵根、宝物、资源出现稀缺的时候,自然可以将其他小妖斩杀,这无疑是杀鸡取卵。

        白泽又狠心把灵宝炼化成自身的皮肉,所以才能一直保留着自身性命的同时,威望还在。

        这么多年的兢兢业业,白泽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先活下去。

        创造出来的事迹多了,才会有更多的妖族关注自己,只有关注的妖越多,天庭的几位高层就不敢悄咪咪的把自己做掉,这样无疑是一种隐形的保护伞。

        月光想到这里,突然心里出现了两个字。

        名声!

        这件洪荒之中最有名也是威力最大的宝物。

        就连霸道的东皇太一都没有办法脱离名声的束缚,一路上对白泽犹犹豫豫,始终不敢下手,生怕毁坏了小妖们对天庭的信任。

        不过这样反而适得其反!

        白泽深知自己是太一的眼中钉,自然要想好保全自己的手段,在天庭打理着这么多年内务,只怕不少地方都埋下了一些钉子。

        月光看着面前的白泽,发现泰然自若之下,还有一丝慌乱和无奈。

        “其实我是你唯一的选择吧。”

        “不错。”白泽伸手唤来一些泉水和树叶,咕嘟嘟的煮起了茶来。

        “东方我没有任何信得过的生灵,所以我才选择找你,尽管之中灵仙境界,但是你的背后是西方二圣,你有事接引圣人的得意弟子,自然愿意为你出手,与其是说再和你做交易,其实我想针对的是接引圣人。”白泽的话一点弯弯绕绕都没有,大大方方的说出了自己的算计。

        “我的时间已经不过了,太一让商羊坐镇斩妖司,其实就是开始分化我在天庭之中的势力,那些死在战争里的小妖,有一大半都是我的心腹,这次就连伏羲都被太一拉拢了过去,凭借智道手段,把我的底牌挖出了不少。”

        “巫妖之战即将来临,那两位太阳星的大能自然是不想让任何有可能危及到战争动向的生灵存在,恐怕他们正在后悔为什么一开始犹豫不决,才让你在天庭布置下这么多的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