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怪谈盛行之后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持双刀的女人

第三百五十七章 持双刀的女人

        “在我们那里,你们都被叫做怪异。”

        “怪异?”

        “你可以理解为妖魔,在我们那里你们其实和妖魔没有两样,是因为传闻才会诞生出来的特殊生命体,从出现到如今也不过几十年的时间。”

        “真是荒唐!你到底要说什么?如果之后还只能说这种话,那我只好请你出去了。”

        “大将军,要解释你为什么输给酒吞童子,就必须理解我刚才说的那些,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不过你可以把我说的话当做怪谈物语,听完之后,你再选择是否相信。”

        “请你出去。”

        他在屋子里站了起来,头几乎要碰到屋顶。

        眼前这个打扮奇特的女人也跟着站了起来,叹了口气道:“那么要决斗吗?如果我赢了你,那就再坐下来好好谈谈。”

        “我没有这么多时间——”

        他话没有说完,那个女人就从腰间缓缓抽出了两把刀。

        “我可是很认真的,闲着也是闲着,来比划比划吧,夜还很长,你一个人睡不着吧?如果我就这么走了,在今后的夜里想起来,你会后悔的……你会觉得那个奇怪的客人,说不定真的知道你输掉的原因。”

        他低头注视这个矮小的女人,冷冷道:“我不会手下留情,你会死的。”

        “这种自信留给酒吞童子吧,拿上你的刀,来院子里。”

        她近似的挑衅的话语,本该让源赖光感到愤怒,但对方那没有敌意和轻视的表情,却只是让他产生了些微的不悦。

        女人压了压她那样式古怪的帽子,将她的拐杖靠墙角放好,拿着她两把武士刀,拉开纸拉门走了出去。

        源赖光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夜。

        那一夜,皓月当空,月光如水,院子里亮如白昼,庭院里铺满细碎的卵石,最中央那颗巨大的樱花树在夜风中舞动,满地漫天都是花瓣,写着他姓氏的灯笼挂在门廊上来回摇晃,绚烂的风景,梦幻到不真实。

        那个女人在庭院中央,举起双刀,摆出一个令人看不懂的架势。

        他一想到待会自己要杀死这个女人,心情就烦躁起来,不是因为要杀人,而是他不想破坏这么美的景色。

        “来啊,你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女人,所以不想对我动手吧?”女人巧笑嫣然。

        源赖光沉默不语,拿着那把他引以为傲,被世人寄予厚望的宝刀走到院子里,声音沉厚道:“只要拿起了刀,就是武士,这是对持刀之人的尊重。”

        童子切安纲缓缓出鞘,他将刀鞘丢到一边,举起了那把大太刀。

        武士之间的对决,依靠的主要是三点,力量、反应速度、身体速度。

        只有在这三点的基础上,技巧才能发挥作用,而源赖光的大部分对手,在他面前都用不上所谓的技巧。

        大部分人在他面前都接不下第一刀,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技巧都只是笑话。

        他很多时候,都会连人带刀,将对方一刀两断。

        “来吧,我不需要做什么准备。”那女人随口道。

        源赖光看着对方的表情,隐隐觉得有些异样。

        不知为何,眼前这个人居然给他一种不同寻常的印象,他竟然觉得对方似乎真的有和他交手的底气。

        他镇定心神,收束杂念,将心力集中在手中的刀上,这一刻他的心和他的刀一样冰冷无情!

        他和平时修炼时一样,将刀高举过顶,准备一劈而下。

        而就在同一瞬间,女人也举起了她手中的武士刀!

        但那把刀并没有用来攻击,反而竖直立起,悬在半空!

        只要源赖光劈下,他的手臂就会被对方竖起的刀尖扎中。

        源赖光对自己的判断很自信,但他更惊讶于对方对他劈落轨迹的判断,对方刀尖悬停的位置太精准了!

        他还从没见到过这种战斗方法,怪不得这女人要用双刀!

        一把刀用来阻挡对方攻击,另一把刀则用于自己攻击。

        “看清楚了!”

        那女人忽然用另一把刀对准他的腹部,以极快的速度左右横挥,将他连连逼退。

        源赖光手腕微微调整,决定转化疲劳的轨迹,但就在那一瞬间,对方一直悬在半空的刀锋也调整了剑尖的朝向,她竟然能靠如此细微的动作变化,看穿他的意图!

        高手的交锋和变招,往往都在一瞬间,源赖光还从未体会过如此漫长的对决,面对对手近乎天衣无缝的防御,他变正握为反握,将劈落调整为插落。

        如此一来,就能在对方的刀尖攻击到自己之前,命中对方。

        就在这一瞬间,女人一直悬在半空的刀骤然挥落,身形翩翩飘起,旋转着劈向他的腰部!

        靠着惊人的反射神经,最终他腹部只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但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依旧残留在脑海中,源赖光大口呼吸,惊讶地望着眼前这个强如妖魔一般的女人,心跳不止。

        如果刚才他没有躲开,现在肠子已经漏出来了吧。

        “变正握为反握,很正确的判断,但你下意识不愿意将刀锋面朝自己,所以反而让我可以逼到一步之内,毕竟刀背是没有杀伤力的,切腹的分寸显然没训练过,否则刚才你还能反击。”

        女人教导中带着一丝嘲讽。

        源赖光震惊了,从没遇到过这样的对手,完全避开了刀剑的碰撞,让最为重要的力量没了用武之地,仿佛胜负在出刀之间,就已经决定了。

        “你觉得我刚才该怎么做?”源赖光不耻下问。

        女人将一把武士刀插在卵石地里,双持另一把,摆出非常标准的中段架势。

        她忽然快速抖动手腕!

        刀身在空中划出三条优美的弧线,刀锋在月光下闪耀,有种摄人心魄的美感,最终刀光的轨迹,在她身前的最中心闭合,仿佛囚笼一般,就像可以斩落飞燕。

        “剑术没有绝对的强弱,要随机应变,你看到我的战法,应该第一时间拉开距离,然后用手腕的力量来出刀,手臂就不用乱动了。你的刀比我的长,力量也比我的大,优势是碾压级别的。”

        源赖光重新站直,摆出决一死战的姿势——他采取了对手的意见。

        而女人脸上露出春风般和煦的笑容,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短短的烟斗,放在嘴里吸了一口,意味深长地看着源赖光,仿佛在看一个自己欣赏的学生。

        “大将军,按我说的来,你就可以换一种输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