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到90给反派当后妈在线阅读 - 第561章 套路

第561章 套路

        在和饶夏,季匪商量以后应该怎么投资的时候,看得却是巩彤秀,这意思……

        巩彤秀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你看我干什么?”

        袁永安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可还是踌躇了一下,认真道,“我是看琼州的房价飞快地在涨,涨得有点不太正常了,所以想着看什么时候脱手。”

        “我这两年也学了不少东西,而且,最近那位最近在魔都,深城这些地方的讲话,我都一一琢磨了,现在搞经济是认真的,我也找人打听了香江的股票和深城的股票。”

        “别看现在只有八只,可我觉得还就是因为只有八只,这才是机会。所以想试一试。”

        说着又看了巩彤秀一眼,巩彤秀垂着眼帘没有看他,他这才收回了视线地道,“我现在挣的钱,都是跟着饶夏赚的,我也想试一试自己的眼光。而且,钱也不算多。”

        “总归,总归是要弄个跟这差不多的房子,才好意思开口说结婚……”

        饶夏在袁永安和巩彤秀两人之间左右看看,她早就发现两人之间的不对劲儿了。

        去年两人一起去了趟f国,回来都怀疑上怀孕的事儿了。

        可问题是,也就出了这一个问题,随后两人也没有什么过分亲密的行为。

        不过,袁永安追求巩彤秀的态度,那是真的很分明了。

        这会儿,这是要修成正果了?

        跟琼州房价的影响,魔都的房子也跟着涨了一波。

        至于这些小洋房,其实真的不是想买就刚好有机会的。

        季匪左右看一眼,最后看向了饶夏,这又是一年过去了,可是,他和饶夏却依旧没有什么进展。

        看到巩彤秀那直接羞红了的脸,季匪也懂了,袁永安这多半是要成了。

        可问题是,他也不缺房子,更不缺钱。

        可越是这样,季匪就越是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娶老婆。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季匪是急了,开始琢磨应该怎么商量结婚的事儿。

        云九儿他们这些人?那都不叫事儿。

        最重要的当然是饶夏什么时候能同意和她结婚。

        而最近最热闹的,毫无疑问就是股票和琼州的房价。

        一天就是一个价。

        那地皮,那房子转手就是钱。

        而黎辉也确实很快就陷了进去,没办法,这钱过手地速度实在太快了,钱数也实在太大了。

        季清荣联系了他,指定了一些房子,还限制了范围让他去买那些房子。

        随便一套房子就是几十万,一片一片的买,那就是几百上千万了。

        他什么时候感受过这样的信任?

        黎辉如今走路的时候,脚底下都是飘着的。

        他真的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这么大,原来钱能这么多,这么好挣。

        他之前看上的那什么金矿不金矿的,在季清荣等人手里,只怕也就是转个手的事儿。

        他如今一天挣得钱都已经不止是那个数字了。

        要说起来,他可真是看不上哪一点。

        不少人都追在他后面想跟在他们身边,因为他有各种资源能买地。

        他其实一开始还恐慌了一段时间,生怕自己出来露头就会被警方的人盯上,可谁知道出来这么些天也没有人搭理。在了解了季家在香江的地位之后,他就更是得意了起来。

        而且,他也发现,自己那个外甥女似乎真的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至少在季清荣面前丝毫不软,很是硬气。那分明就是抓着季清荣什么把柄的样子。

        毕竟又了外甥女这个自己人兜底,他也开始有点小心思了。

        这么多钱,买那么一两栋破破烂烂的房子。而且,都是穷乡僻壤的,普通话都说不利索。

        什么经济开发区,这地方又穷又破,比他们那县城都不如,给那么老多的钱,那些人不觉得烧手吗?

        季清荣心这么大,非要放权下来,他如果不将这个好处接下来,那也太蠢了。

        一开始只是从其中赚一点差价,毕竟季清荣一开始就立了标准,也只要最后的结果。房子和地皮买下来之后直接转手到季家就可以。这中间赚一点差价,那不也是他给季清荣省下来的吗?既然都是他省下来的,那落在谁口袋不是落?

        没有他的话,这钱能省下来吗?

        可这个口子一开,他就有点的兜不住了。

        因为诱惑实在太大了。

        季清荣根本不管他跟人签得是多少钱,那只要他打压得下去,中间的差价是不是就更多?那拿到他手里的钱是不是也就越多?

        他也开始钻营更多的活儿。

        只是这倒手的事儿,哪有真正拆迁来的赚?

        哪儿有那工程上赚钱?

        他开始钻营,开始主动找季清荣揽事儿。季清荣这样的大老板那么忙,不得还是要有那么几个人帮忙吗?

        他积极又主动,殷勤得不行。季清荣似乎被缠得受不了了,逐渐将手头上的工程给了他。

        季清荣手头上都没工程了,那些包工头,农民工的不都又兜了个圈子就到他手里,还是干这些项目了吗?

        但问题是,做工程这些事儿,各方面能捞钱的地方可就多了。

        他也不是那么不讲究的人,赚了钱了,自然也是要分给云九儿的。他还连着那个姐夫和姐姐都忽悠了过去。

        直接将一沓前扔到亲外甥跟前,黎辉单手拿着皮包,腰上还挂着个大哥大,明明热的跟什么一样,还穿着衬衣和西裤,尤其是那皮鞋,云九儿怎么看怎么想嘲讽几句。

        这跟后来的业务员,保险员有什么区别。黎辉居然这么嘚瑟。

        不过她没有拆穿,最近这段时间她私人账户入账了不少。

        没有什么比钱更重要。

        季清荣也不是一定靠得住的。

        她这个舅舅也是有点脑子的,要不然季清荣不会用。季清荣给权,他也不会兜住这么一大摊子的事儿。

        她虽然没有做过,却也知道做工程难,    做拆迁最难。

        她还是提点了一句,“拆迁的时候,别闹得太凶了。”

        黎辉直接一摆手,“我还不懂吗?”

        他说完就凑到了云九儿身边,“我这赚钱不忘记你的好处,把你爸他们都叫来了。”

        云九儿一个错愕地抬眼。

        黎辉还没反应过来呢,继续道,“就这一个地方,就能让咱们赚得盆满钵满。”

        他觉得自己到底只是舅舅,不是亲爹。要说捆绑关系,还是云家爸妈更加合适。

        而且,他也看出来了,季大老板的这个摊子搞得这么大,他根本赚不完。

        云九儿咬牙道,“谁叫你喊人来的?”

        黎辉理所当然道,“父女哪儿有隔夜仇?再说,那可是你亲爸妈,大家有钱一起赚嘛。”

        说完他又压低了一点声音,“你和季清荣合作,可是,季清荣那边都是他的人,最后愿意分给你多少,还不是他说得算?”

        说他拍拍面前的钱,“到咱手里的才是实实在在的。”

        “不管你抓住了季清荣什么把柄,我觉得他都不是什么好忽悠的人,能捞一笔够本,咱就不能留着猪肉过节。”

        云九儿一下子就明白了。

        她眼神一闪。

        虽然黎辉根本不知道她手头上的资源代表着什么,但黎辉有的话说得没错,落在自己兜里的钱才是实打实的。

        季清荣也就是将最近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琼州这边,实际上季清荣只怕早就惦记上饶夏了。

        她也不敢肯定季清荣这个阴险小人什么时候会翻脸不认人。

        她应了一声,不过又提醒了一声,“季清荣可不是普通人,你在他面前谨慎一点。小手段他不会计较,但是如果你做的过了。那我也管不了的你。”

        黎辉虽然觉得这个外甥女确实是不简单,可是,最近各种的钱还是让他飘乎乎的,底下的人都快把他捧上天了。

        一个个都喊着他黎总,黎大老板等等。

        而他在琼州也认识了不少人,都是和他一样的,没背景,没身世,没文化,然后直接白手起家的。

        他就觉得那还是自己被之前的事儿绊住了手脚,胆子不够大,不是能力不行。

        云爸就是个更加没有忌惮的,更加混不吝,而且更加没有眼光和能力的。

        他闺女都被人家大老板养在身边,还是人家的干女儿,那对他这个做亲爸的照顾一点怎么了?

        黎辉一叫他就带着媳妇来了,虽然早就听说黎辉在琼州这边挣了大钱,可他还是没想到竟然是挣了这么多钱。眼睛都红了。

        这都是靠着他女儿啊。

        他瞅瞅自己和媳妇身上的衣服,鞋子,再瞅瞅黎辉身上的西装皮鞋,还有那个腰上别着的大哥大,“辉子,你这可是真出息了啊。”

        黎辉可会看个眉高眼低的,他这事儿依仗得是谁,他还是知道的,“这不还是因为九儿才得了贵人青睐吗?”

        云妈和云爸又打量这个女儿,虽然在电视里看过她,知道她如今是真的有钱了,可也没有想到这么富人家大小姐做派。

        撑着把小伞,穿着条他们看不出,又说不出好看的裙子,一双精致的小皮鞋凉鞋,每个脚指头上都是红色指甲油,浑身养得白生生的,这要不是养了这么多年,这会儿都根本不敢认了。

        云妈是直接扑过来就哭。

        女儿再怎么有钱,穿着再好,她都觉得心酸,她都两年没见过亲闺女了。

        云爸却是心有怨怼,看云九儿和黎辉这样,就知道他们如今到底得多有钱。

        云九儿这个小白眼狼,亲舅舅都管了,就不管他这个亲爸。

        可他还是知道,如今得靠着谁,心里再怎么不满意,面上也还是笑着的,“我们家九儿这是有大出息了,咱们终于可以跟着享福了。”

        云九儿自觉地将他的情绪看了个彻底,想到之前他打自己的一幕幕,觉得相当解气。

        这边刚一汇合,季清荣就得到了消息,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这云九儿的精明劲儿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亲妈怯懦,亲爸贪财贪色,没本事却又好高骛远,这人才是最好利用的。

        他手底下的助理看到他笑了,“黎辉让人来问了,想看他姐夫能做什么。”

        季清荣勾着嘴角,“那就看他能做什么了,不过,买卖和拆迁也不好从黎辉手里给他,那就叫他先做工程建设吧。”

        助理这就懂了。

        糊弄这一个可比糊弄黎辉要简单,这个好吃懒做,好高骛远的,只怕过不了多久,就连工程都不去了。

        到时候,他们手底下的那些人想要怎么摆弄,怎么说,都是他们说了算的。

        “对了,既然有几个地方都开始施工了,期房也能卖了。”

        助理脚步一顿,“那云九儿那边……”

        云九儿这个亲爹傻,但是云九儿可不傻。

        做工程想挣钱,要么是有资源,源源不断地有大工程送上门,要么就得是没良心。

        云九儿肯定是会害怕自己亲爹陷进去的,毕竟,云九儿想要做的个明星,做个公众人物,就得身家清白。

        季清荣笑了一声,    “一些东西她可以不知道,一些东西她也不会管。”

        这些的房子早晚都得是烂尾楼。

        就算是工程上出什么纰漏,云九儿也不会在乎,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些房子根本没法交付,也不会有人住。

        不过,期房这事儿,只需要有人担个名字,黎辉到底是在外面混过的,偶尔还是有些奸猾的。

        可云九儿那个爹就不一样了。

        糊涂蛋一个,还自觉地聪明。

        这边的云家一家三口连着黎辉混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最有油水的几个项目都叫黎辉和云爸拿去了。

        底下做工程的,都几乎把他们捧起来了。

        季清荣也很有意思,引导着他们做决定,叫他们觉得自己的决策那是再正确没有,只觉得自己如果早有平台,只怕早就跟现在一样,一飞冲天。

        云九儿回香江拍了一个小角色,回来之后就发现自己亲爹和舅舅都要飘到天上去了。这俩都觉得自己的本事是天上有地上无。

        可,活了两辈子,她难道还不知道自己的舅舅和父亲是什么货色吗?

        觉得越来越不安,季清荣这个手段不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