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江湖风云第一刀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九章 破刀

第五百二十九章 破刀

        丁鹏是年轻人。

        他还很年轻。

        比李不负还年轻。

        他只有二十五岁,而他所做的事情,也都是少年侠客们幻想中的事情。

        少年出道,学成剑法,击败名剑,赢得美人;落魄时进入世外桃源,迎娶狐仙,    习得绝世刀法,出山之后所向披靡,报仇雪恨后,又要争夺天下第一!

        这些事迹已让丁鹏成为了少年们心中最了不起的英雄。

        谢晓峰已老了。

        如今天下真正的偶像是丁鹏。

        而丁鹏作为年轻人的偶像,他也敢拼。

        在白小楼劝说他,不要去与李不负对决时,    他却一意孤行,执意要与李不负在下个月的十五决战。

        这也是年轻人梦想中的胆魄。

        他若不这么做,他就不是年轻人心目中的丁鹏了。

        正月十五。

        往年的这时候,    人人都会在逛元宵灯会,今年却不一样。

        天下的群雄罕见地汇聚一堂,都在圆月山庄中,在水阁中为一人庆贺生辰大会。

        李不负的三十岁生辰。

        群雄们推杯换盏,其乐融融,曾经有仇有怨的,此时都放下成见,曾经有过不悦的,此刻都表面和气。

        只因他们知道,纵然在这里碰上了死对头,也是绝不能发作的。

        天下的武林同道,没有哪个人是来看他们发作的。

        他们只要一出手,不用李不负和丁鹏动刀,其余的人也会将他们收拾掉。

        这场决战,    容不得半点乱子!

        月圆了。

        月亮已从东边升起,    高高悬在天上。

        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李不负说生辰会结束,    然后开启一场惊天动地,    旷古烁今的大战!

        就连谢晓峰也不例外。

        他端着一杯酒,    自斟自饮,也在等待着这一战的到来。

        过了不久,李不负坐在水阁中间,悠悠地站起身来。

        众人明白,他终于要开口宣布了。

        他确然宣布。

        但是谁也没想到他宣布的竟不是大战开始。

        “众位远道而来,为免各位白跑一趟,所以我特地设宴款待诸位,也算同尽一欢!”

        李不负接着却道:“可是呢.......这一战事关重要,又或许血腥,诸位还是不要亲眼观看为好。”

        此话一出,众人都傻了眼。

        他们来本就是为了亲眼看到这绝世一战的,可李不负却不要他们看,那他们来做什么?

        李不负话锋一转,又道:“当然了,诸位前来,必定也想知道此战结果。”

        “所以诸位放心,接下来决战的结果,你们一定会知道的。”

        群雄不知李不负究竟是何意,但是丁鹏也已起身,    向着青青交待了几句。

        李不负早已告知丁鹏他的打算,    所以丁鹏也很明白李不负要做什么。

        丁鹏道:“先前所搭之擂台,已用作李不负大侠与白小楼教主一战,我说过,那擂台只能承受一场绝世大战,随即便要沉入湖底,所以我二人之战,便不再用那擂台。”

        “那你们要在哪里决战?”

        丁鹏一笑,说道:“我二人会去一个隐秘的地方决战,你们若是跟得上我们,自可跟来就是。”

        他说着,施展轻功,往远处奔去;而李不负也同样身形一动,踏风而行,倏而便远去无影。

        他们只留下一句话。

        “我们会在圆月之下决战!胜者会在圆月落下之前,赶回圆月山庄!”

        ·········

        月光幽幽。

        湖面结成的寒冰还未融化,群雄望着冰面上一处空空荡荡的擂台,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谢晓峰大概是场中唯一能够凭身法追及过去的人,其余人都只望尘莫及。

        但是他没有去。

        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去。

        谢晓峰说:“他们既然不希望别人跟去,我又何必违他二人之愿?我们在此静等即是。”

        等!

        等了一刻钟、两刻钟、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月亮立至中天。

        蓝凤凰也在望月,他对于李不负很有自信,可是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李不负非要选择和丁鹏去往一个无人之处完成决战。

        群雄更不明白。

        所有人能够做的,就是在原地等。

        能等到一个决战的结果,总比等不到好。

        有人忽然想起了许多年前,“小李飞刀”李寻欢与“金钱帮主”上官金虹决战的故事。

        那岂非也是在一处无人可进的密室之中发生的一场决战,当时决战的过程同样是无人能知,无人能晓!

        是不是绝顶高手的决战总会是如此的?

        群雄心中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好奇。

        有人忽然又问谢晓峰,问他:“谢大侠,你认为他们谁会获胜?”

        一向话很少的谢晓峰难得多说了两句:“我本来觉得是李不负必胜的,可他们一旦将决战变成秘密,我就不能确定了。”

        “因为奇迹往往就是在秘密之中发生的。”

        这一次,奇迹会不会发生?

        ·········

        月下。

        从古至今,永恒的月光都会伴随着人类,带给人们许多抹不去的回忆,带给人们许多少年时才会有的幻想。

        许多人在少年时候都会幻想,自己能在一个无人的安静夜晚,踏月而起,御风而行,衣袂飞舞,长袖挥洒,潇若仙人,直飞上天。

        少年在月下狂奔,追风而行,享受“风”与“月”带给人的浪漫感受。

        许多人都曾这么想过,但极少有人做到。

        呼。

        风声起。

        远处的圆月下,已有人在奔回。

        奔回的人是谁?

        是李不负,还是丁鹏?

        人走得近了,人们终于看清楚了来人。

        是丁鹏。

        竟然是丁鹏胜了!

        远远的,便有人问:“是你赢了?”

        丁鹏走到近前,面上充满喜悦,点头道:“我破了他的刀!”

        李不负的刀竟然被破了!

        群雄中有许多人都不相信!

        李不负的刀法已近乎通神,怎可能被破?

        可是从丁鹏口中说出的话,又怎会有假?

        蓝凤凰忽问丁鹏:“那他的人在哪儿?”

        这也是所有人都想问的一个问题。

        李不负的刀被破了,但他的人在哪儿?

        难道他也会像白小楼一样,刀败即身亡?

        丁鹏露出了一种很奇怪的神情,慢慢说道:“他......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回来。”

        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仿佛是在说李不负死了,可又偏偏不像是这意思。

        谢晓峰在摇头。

        他绝不相信李不负会死。

        蓝凤凰忽地朝着二人决战而去的方向奔去,她一定要去看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飞着飞着,她突然就不见了。

        群雄好似都看花了眼,不知蓝凤凰是如何不见的。

        只有谢晓峰默默吐出了四个字:“破碎虚空。”

        ·········

        破碎虚空。

        谢晓峰看出来,那是破碎虚空的境界才使得蓝凤凰突然消失的。

        能够达到破碎虚空的境界,又接走蓝凤凰的人,只有一个,那当然就是李不负。

        ·········

        一片只有月光照耀,宁静无声的草地上。

        草地被深夜的雾气打得微微湿润。

        绿色的草叶散发出安静的气息。

        这里只有两个人。

        他们正是消失的李不负与蓝凤凰两人。

        蓝凤凰问李不负:“你的刀不是被丁鹏破了么?你怎么反而突破了境界?难道丁鹏说了谎?”

        “他没有说谎。”

        “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李不负笑道:“我的刀的确被他破了。可那是我故意给他机会破的!”

        “与其说是他破了我的刀,不如说我借他之手,破了我自己的刀!”

        李不负借他人之手,破自己之刀,最终突破自我。这一份胆量与智慧,放眼古今,也几乎无人可及!

        这实在太过神奇,已超越了所有武者对于武学的认知!

        这种绝妙的事情,简直令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到!

        但是李不负却做出来了!

        蓝凤凰道:“所以你破了自己的刀之后,也就同时突破了境界?”

        李不负道:“是!”

        正如李不负对铜欢所讲的故事那样,对于李不负来说,这是一场接受年轻人的“指教”,升华自身刀道的决战!

        “丁鹏是年轻人,他想胜过我,他破了我的刀,他日后的成就会更大。而我作为他的前辈,也正能借助他的一股无畏的锐气冲破我的刀法,完成一场神鬼莫测、巧夺天工的非凡蜕变!”

        圆月高悬。

        这场在圆月下的决战,过程虽无人知晓,然而结局却是如此妙绝。

        蓝凤凰道:“可是你与他为什么要刻意找个无人之地?害我们白白为你们担心!”

        李不负大笑起来,说道:“因为我毕竟还是要一点面子的。我心知这一场决战是我要让他破我的刀,我当然也不太愿意当着天下群雄以及我两位徒弟的面,教丁鹏活生生把我的刀破掉!那毕竟还是有点丢人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凤凰不禁也笑了起来。

        她忽又道:“你可知道,你千万不能出事的。因为.......因为你马上就要当父亲了!”

        李不负看着蓝凤凰的肚子,又惊又喜,道:“真的?”

        蓝凤凰道:“真的!”

        “我本想在那天放谢小荻走时就告诉你的,但又怕影响到你今天的决战,所以就暂时没对你说!”

        李不负哈哈大笑,高兴得手舞足蹈,道:“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我也要当父亲了。我可得给孩子取个好听的名字.......嗯......让我好好想想......叫什么好呢........”

        他想了半天,又忽地看向蓝凤凰,道:“我们回去再想吧。”

        “回去?回哪里去?”

        “回我们来时的地方去,回我们的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