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首席霸爱:别逃,宠你上瘾夏夏权霂离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农夫与蛇

第三百八十八章 农夫与蛇

        第388章农夫与蛇

        夏夏很快跟上了白父的脚步,生怕白父太激动出现什么意外,那麻烦可就大了,夏夏刚失去自己的母亲。怪^本^🐢小^说

        她可不想再失去自己的父亲。

        立刻上前搀扶着白父的胳膊,白父发现是夏夏表情缓和了许多,“孩子!你受委屈了,你妈把雅茹惯的不像样,她其实是把对你的那份爱,也一并给了雅茹,来缓解自己对你的思念。”

        其实这些陈年往事对夏夏来说,她已经不再在乎这些,毕竟母亲去世了,以前不管她做过什么,现在都是死者为大。

        “爸!我也是做母亲的,我可以体会到妈的感受。“

        夏夏简短的一句换位思考的话,白父能感受到她的推心置腹,知名夏夏没有把他当外人。

        这点白父特别的欣慰。

        父女俩并肩走在路上,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的和谐,美好的画面总是十分的养眼。

        但却深深刺痛了白雅茹,母亲在世的时候,总是对她有求必应,撒娇不成开始耍混,白母就会拿她没有任何的办法。

        所以白雅茹只学会了耍心眼,以前疼爱自己的父亲,现在不正眼看自己一下,疼自己的母亲因为别人而死。

        白雅茹有些接受不了现状,这种变故对她的冲击特别大。

        所以把责任全推到夏夏的身上,幽怨的眼神狠狠的瞪着夏夏,正好这一幕被夏夏看到了。

        白雅茹在想什么,她也能猜到一二,只不过是夏夏只猜到了白雅茹恨她,她可没有猜到白雅茹奇葩的思维。

        夏夏没有理会白雅茹,心里想着要不要把皮特保释出来,这样也能缓解一下她跟白雅茹的关系。

        毕竟父亲如果再去世,这个世界她就剩下白雅茹这么一个亲人了。

        想到皮特夏夏开始有些犯愁了,皮特是主犯,跟白雅茹的性质不一样,她也不想给权霂离出难题。

        夏夏想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自己家里的麻烦。

        这并不是见不见外,而是夏夏想为这个家做点什么,但是要仅凭自己一己之力,有时候夏夏也觉得自己很执拗。

        但是她就是改不了这个脾气。

        “爸爸!你真的不疼雅茹了吗?”白雅茹有些哽咽,空洞的双眸含着泪水,不到几天时间。

        夏夏竟然有一种错觉,她感觉白雅茹苍老了许多。

        但是白父是最了解白雅茹的人,他不像夏夏那样同情白雅茹,因为他知道一直这样的纵容白雅茹。

        现在觉得她可怜,等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天,估计才是白雅茹最可怜的时候。

        即便夏夏很善良,但是也没有这样消费别人的善良。

        夏夏看着有些“冷血”的父亲,知道总该这样教育白雅茹,或许现在还不至于这么的糟糕。

        白雅茹看着有些决绝的父亲,知道眼泪对她不管用,内心乱了方寸。

        此时所有人已经上车,夏夏也不忍心把白雅茹仍在这里,墓园在一片荒郊野外,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

        真的是后悔也来不急。

        望着白雅茹倔强的站在原地,夏夏本想下车把白雅茹叫上车。

        “不用管她,咱们走。”

        白父一声令下,权霂离立刻把车门全部锁了起来,启动车子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夏夏有些埋怨的望着权霂离,知道他讨厌白雅茹,但是不管怎么说她是自己的妹妹啊!

        权霂离这样做也太无情了。

        夏夏在心里埋怨着权霂离,但是她不知道权霂离也是为白雅茹好,她再没有一点改变的话。

        白父去世估计白雅茹也只有乞讨的份。

        车子很快驶出了墓园区,夏夏一直回头望着白雅茹,知道白雅茹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

        “霂离,咱们这么做有些过分吧!荒郊野外的让她怎么去拦着。”

        夏夏终于忍不住开始叨叨了起来,她觉得自己说的已经是很委婉了。

        哪知道权霂离没有要停下车的意思,更加的没有想去接夏夏的话茬,反而是白父说:“不用管她,你妈生前把她惯坏了,让她好好反省一下。”

        夏夏想反驳什么,但是白父说的很是有道理。

        她开始沉默了,权霂离看了一眼夏夏,“你还是听爸的吧!”随后踩了一脚油门,车子离墓园的方向更加的远。

        大家说的都有道理。

        但是夏夏还是觉得,一个女孩子在这个荒郊野外有些不太安全,“咱们要不要等几分钟,再回去把雅茹接上,毕竟一个女孩子在这么空旷的地方不安全。”

        “吱!”

        夏夏的话音刚落,便听见刺耳的刹车声音。

        地上留下很长的刹车痕迹,夏夏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了,像长颈鹿一样仰着脖子,东张西望的想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她只要能走到我的视线范围,我允许她上车。”

        夏夏有些懵圈了,从墓园到这里怎么也有几公里,再说权霂离的车开的这么快,这段路程肯定很遥远、漫长。

        别说一时半会,就是给白雅茹一天的时间,估计她也走不过来,夏夏不是低估白雅茹,而是实在太了解她了。

        望着车子后方,半天没有一个人影出现,“咱们能不能往回倒一点,这里离墓园有些远,雅茹是走不过来的。”

        夏夏说的是大实话。

        权霂离也怕夏夏最后埋怨他,只好掉头开了两公里,车子在此停下来,他估计这离墓园只有一千米的距离。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根本没有这样的待遇。

        夏夏看见一个黑影在不停的晃动,心里对权霂离的埋怨,立刻烟消云散,毕竟白雅茹确实有些该好好管教了。

        半个小时后

        夏夏还是看着那个黑影在原地晃动,会不会不是白雅茹呢?夏夏的心有些慌了,毕竟那里除了墓园,没有任何的公共品场所。

        私人建筑更加的没有。

        “噌”夏夏直接挺直了腰杆看着权霂离,“开会去,雅茹是不是迷路了。”说完夏夏回头望着一条笔直的马路。

        除此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选,夏夏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但是夏夏可怜巴巴的望着权霂离。

        权霂离从来对谁没有心软过,但是他承认对夏夏他是没有半点的办法,让人实属的颇有些无奈。

        白父坐在后面一言不发。

        他知道夏夏对白雅茹,是出于妹妹对姐姐的担心,本不想去管白雅茹,让她吃些苦头。

        但是听着夏夏的话也有道理,这里真的除了来祭拜的人之外,连个会喘气的东西都没有。

        白父决定把白雅茹扔到有人烟的地方,然后不再去管她。

        车子很快来到了白雅茹身边,只见她坐在地上痛苦流体,哭的东倒西歪,隔着一百米就能听见白雅茹凄惨的哭声。

        这种地方听到这样凄惨的声音,如果有心脏病的准吓的犯病。

        当夏夏刚下车之后,还没有做好任何防备跟反应的时候,白雅茹一个健步直接冲到了车里。

        更过分的是她还把车门“啪!“直接无情的关上。

        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坐在副驾驶上,完全不顾周围投来异样的眼光,权霂离深邃阴冷的眸子看了白雅茹一眼。

        “下车“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着,面部没有半点表情,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夏夏愣在原地,她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农夫,然后救了一条冷血的蛇,无奈的长叹一口气。

        直接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良久!权霂离根本没有要开车的意思,夏夏有些郁闷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其实她不知道,在她上车前。

        权霂离让白雅茹下车,车子里没有一个人回应,瞬间!空气凝结。

        白雅茹装傻充愣假装睡着,哪知道权霂离根本不吃她这一套,“下去!不要让我再重复。“

        夏夏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白父闭着眼睛,好像不愿意听到、看到这一切,脸色尴尬夹杂一些对白雅茹的失望。

        怪本小说网手机阅读地址:  http://m.guaiben.com  谢谢书迷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