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首席霸爱:别逃,宠你上瘾夏夏权霂离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一章 权霂离表白

第三百零一章 权霂离表白

        这一切夏夏只看穿但不戳破,因为白父、白母只相信白雅茹,他们觉得白雅茹是他们一手养大的,人品各方面肯定是最好的。Www#guаibeN#coM

        而她夏夏则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像根野草只有人生没人教,自然跟白雅茹是相比不了的。

        白母只是看见皮特百依百顺对待白雅茹,她的脸上才会露出欣慰的微笑,而她不知道,就是这个不经意的微笑再次刺痛夏夏的神经。

        没有了张昕娜病房突然安静了下来,同时也更加的尴尬,大家都没有话题可聊,就这样僵持着。

        最终还是白母先开口,“夏夏,这是我给你熬的乌鸡汤,特别的补味道也相当不错,雅茹就特别喜欢喝。”

        白母不知道自己说最后一句话,瞬间空气开始凝结,气氛变的有些尴尬了许多,这时白雅茹又开始神补刀。

        “我今天喝了两碗,妈每隔几天就会给我熬。”

        她在说前几句话的时候,夏夏的内心还觉得挺温暖,但是听到最后一句话,夏夏的脸色开始变了。

        尤其是白雅茹的那句话,特别的意味深残让人耐人寻味,感觉是在说白母专门给她熬的,给夏夏送鸡汤只是捎带。

        白父在一旁听的有些尴尬,他,“咳咳”尴尬的咳嗽了两声,示意白雅茹不要再说了。

        夏夏一点情也不领,白父这个动作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这一家人来她面前只是走过场,怕外人笑话他们罢了。

        “既然这是母亲专门给姐姐熬的,并且姐姐这么喜欢喝,这个汤你也喝了吧!反正我也不喜欢喝乌鸡汤。”

        “乌鸡汤”这三个字夏夏说的特别的重,这分明是在打白母的脸,白母这么精明的人,岂能不知道。

        “唰”脸色立刻变的惨白,不知道是被夏夏戳穿而导致,还是因为夏夏这样说被气的。

        “夏夏,你怎么能这么说,你母亲可是为了熬这个汤,一晚没有睡好。”

        白父实在看不下去了,帮白母说话,而一旁的白母在轻轻的抽泣,他只是想让母女俩的关系有所缓和。

        但是他不知道这样,让夏夏更是远离他们,甚至权霂离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爸、妈你们坐,我给你们倒水。”权霂离着一些列的动作,让白父还是非常的满意,白母的心情也稍微好了一些

        白雅茹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眼神中透露着不满的气愤。

        可是权霂离把水端来,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意料之外的话,“爸、妈喝水,这件事情如果不是姐姐刚才那么说,夏夏他也不至于这么生气。”

        白母本来端着水杯准备喝水,权霂离的话让她愣在那里,甚至忘记了喝水,整个人像是定在那里一样。

        白父刚缓和的脸色,又开始变得铁青,这权霂离先给他们一块糖,然后再给他们一个耳光。

        白雅茹也没有想到,权霂离竟然会这样的护夏夏,以前她是权霂离的未婚妻的时候,也没有见权霂离这样护着自己。

        白父被权霂离怼的,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是不想激化矛盾,看来他想的简单了,“夏夏,不要很雅茹计较,她就是这急性子。”

        夏夏心里冷笑着,如果这句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或许白父就不会这样说了吧!他肯定会说自己不懂事。

        权霂离皱着眉头,脸上的不悦没有一丝的掩饰,他听到这样的话心里都憋屈,更别说正在坐小月子的夏夏。

        看来如果今天不让他们认识这样的错误,那以后夏夏真的不用回白家了。

        权霂离猛的笑了,他的笑像罂栗花一样特别的美,也有一种危险的气息,“我觉得夏夏也是这个性格,她也没有说错什么,您这样说让我觉得夏夏是姐姐,雅茹是妹妹。”

        夏夏一脸感动的看着权霂离,就冲这么几句话,夏夏觉得她没有看错人,这辈子她赌赢了。

        白父的脸一阵白一阵紫,像夏天阴晴不定的天气,他不曾想这么多,看来真的是有些忽视夏夏,太宠溺白雅茹了?

        白父、白母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那表情便能看出俩人根本没也觉得自己有错,看来宠溺一个人,是会宠溺到骨子里,甚至最后自己都发现不了。

        即使不苟同权霂离的话,但是他们却无法反驳,一旁没有存在感的皮特,一脸看笑话不嫌事大的模样。

        夏夏的心里早就看透这一切,所以当白父、白母露出迷茫的神情,她的内心虽然不舒服,但是没有多么的难过。

        “霂离,怎么跟爸、妈说话呢?”夏夏的这句话让病房里的所有人惊讶,当每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夏夏接着又说:“爸、妈骨子里觉得我是有人生没人养的,哪能跟一直受高等教育的姐姐比。”

        权霂离没想到夏夏会这样自嘲自己,这一席话像一个巴掌,重重的打在白父、白母的脸上。

        “噌”也同时勾起了白母的无名火,“夏夏,你在说什么呢?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的”白母已经气的不知道该怎么训夏夏,她浑身都在颤抖着。

        白父则是心痛,他们的做法真的伤到夏夏,“够了,我们要反思夏夏为什么会这样说,以后你要两碗水端平。”

        白母没有想到白父会这样说她,这样不是间接的证明她偏心白雅如,不喜欢夏夏吗?

        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哪有自己的老公给自己乱扣帽子。

        “雅茹这样做,还不是因为夏夏抢了她姐姐的未婚夫,搁谁身上都过不去啊!”

        白母的意思明显不过了,她的意思就是夏夏抢了权霂离,所以夏夏活该受白雅茹的欺负。

        这次皮特终于有些反应,他一脸的愕然的看着白母,不知道为什么夏夏总觉得他什么都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白母的这句话,像是一个重磅炸弹,更加的像一个导火索,除了白父震惊之外,白雅茹心里可是觉得解恨。

        夏夏不敢相信的望着白母,她知道白母不喜欢自己,没想到竟然不喜欢到这种地步。

        “你这个女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白父彻底的怒了,他本想解开夏夏的心结,让全家人真的其乐融融,没有想到不仅仅是夏夏有心结。

        甚至连白母的想法都这样的不可理喻,感情这种东西谁都说的准,再说明白事理的人都知道,夏夏跟权霂离也是经历了很多,好不容易走到一起。

        而且是权霂离变心了,这跟夏夏有什么关系,对他来说他白家任何一个女儿,嫁给权霂离都是一样的。

        白母说完便后悔了,她也是被气糊涂了,其实她的想法跟白父也差不多,她只是想告诉夏夏是她错在先,白雅茹的心结不会那么快打开,仅此而已没想到话说出来就变味了。

        “妈,这是你的心里话对吧?”夏夏此刻看起来非常的激动,她的双眼通红,眼眶里的泪水不停的在打转。

        权霂离特别心疼这样的夏夏,“都是我的错,是我先爱上夏夏,是我离不开她,我跟雅茹那是商业联姻,遇到夏夏我才知道,人这一生要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这才叫圆满的人生。”

        说罢!温柔的把夏夏拥入怀中,不顾旁边人的眼神。

        怪本小说网手机阅读地址:  http://m.guaiben.com  谢谢书迷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