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首席霸爱:别逃,宠你上瘾夏夏权霂离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高烧昏迷

第一百四十八章 高烧昏迷

        被权霂离带回家,夏夏一双眼睛已经哭得有些红肿了,但是眼泪就是止不住,心里的酸涩满满的堆积在心里,只能靠着流泪来将那些情绪发泄出来。Www#guаibeN#coM

        她不是想哭,但她就是控制不住眼泪。

        这样的场面,让权霂离有些不知所措,上次夏夏痛哭的时候,是他们吵架让雯雯在他们面前说出那番话,现在这次由于外界因素,权霂离当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夏夏,让她不要哭泣。

        话到嘴边,也说不出来,或者说是不知道这样说是否能安慰到夏夏,所以最后又咽回了肚子里。

        将人推进浴室,现在夏夏急需要洗澡,将身上的湿衣换掉。

        “夏夏,先洗澡换掉这身衣服,乖。”就像平时哄雯雯一样的语气。

        夏夏伸手擦擦眼泪,可是刚擦掉就又流了出来,干脆她也就不擦了,关上浴室的门,听话的去洗澡,衣服没拿,她也不知道。

        坐在浴缸里,水波平静下来,夏夏盯着水面,看着水面上映出她的面容,已经哭得像个小花猫一样,此刻眼眸中还蓄满了眼泪,一眨眼就会掉落,夏夏这个时候心里想着的,却是狠狠的折磨白家,用这种想法来纾解自己的心疼。

        眨巴一下一眼,眼泪掉落到水中,荡起一圈圈波纹,夏夏映在水中的面容也随着消散了。

        仰头靠在浴缸里面,夏夏神情有些呆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思绪早已远离了脑袋。

        在楼下浴室洗好澡换好衣服后,权霂离在网上找了煮姜汤的法子,在厨房里给夏夏备着驱寒,

        等了一个小时,夏夏还是没从楼上下来,心里担心着回到房间。

        床上没有人,想到夏夏很有可能还在浴室里泡澡,急忙推门进去。

        浴缸里的水已经变得很凉了,夏夏在里面睡着了,睡得不是很稳定,眼角还挂着泪珠。

        “夏夏。”权霂离将夏夏的脑袋扶起,轻声唤道,被他动作惊吓到一般,夏夏眼角的泪珠滑落到权霂离手上,但夏夏人却没有醒过来。

        好看的眉头紧紧皱起,能看到他额头上出现的川字。

        扯过一旁的浴巾,将夏夏抱起、裹上,将人抱出了浴室。

        走到梳妆台前,权霂离拿出吹风机,将夏夏搂抱在怀里,帮助她把头发吹干。

        夏夏的脸贴在他的胸膛处,隔着衬衫,能感觉到她脸上异常的温度传递过来,那份温度好像灼伤了他的心,心里不断着急着。

        权霂离了解,夏夏肯定hi发烧了,这段时间压力太大,又是淋雨,又是泡在冷水里面睡着,再坚强的人也会生病,心里很着急,但还是耐着性子将夏夏的头发吹干,否则很容易落下头疼的毛病。

        这些都是夏夏经常对雯雯说的,权霂离也学到了一点。

        终于花了半个小时,才将夏夏的长发吹干,权霂离将人放到床上,找了衣服替夏夏穿上,心里才稍微松了口气,再度抱起夏夏下楼。

        照顾病人,权霂离不是特别懂,所以将人送到医院,才是最好的。

        看着逼着眼睛躺在后车座的夏夏,权霂离心里很焦急,车速不断加快,下雨天还将速度开到了120码,雨中飞车,惊吓了不少人。

        本来山间别墅离医院就远,这让权霂离后悔,闲着没事住山间别墅做什么,可是这些事情都只能放到后面去说了。

        花了四十多分钟,才安全的人送到医院,权霂离自家的医院,在接到权霂离的电话后,早已在医院门口候着了,见权霂离的车子一到,立刻有人推着病床,上前帮忙。

        检查,挂水,一系列事情,都在病房内完成,大小机器不断在病房里被推进推出,惹来不少病人的围观,到底是什么大人物住院,排场这么大。

        等待终于挂上水,权霂离的心才安定了下来,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等待着夏夏醒来。

        想着,雯雯今天还在补习班上课,夏夏这个情况根本走不开,权霂离又掏出手机,给林贤治打了个电话。

        在权霂离出公司的时候,林贤治就知道了,最近夏夏在烦恼的事情简直就是大事,权霂离也跟着一起忙碌,所以公司的一些急事也就成了林贤治的任务,此刻看到权霂离的来电,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我说兄弟,你不会是真不想让我下班了吧?”都已经处理公司的事情了,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呢。

        “夏夏高烧昏迷,正在医院,雯雯六点补习班下课,你让你女人去帮忙接一下。”简单的交代清楚该说的事情,权霂离也不拖泥带水,或者是觉得麻烦人不好,这种思想完全没有。

        “我知道了,那事情的结果怎么样?”有八卦不打听,不符合林贤治的作风,他要找些让工作更有动力的调剂,这可是关系到白家,蒋家还有夏夏的大八卦,肯定很劲爆,所以林贤治更想听到答案。

        “夏夏大概已经全部清除了。”否则不会哭成那样,若不是真相很残忍,夏夏也不会那么难受。

        挂掉电话,权霂离注视着躺在病床下的夏夏,心里琢磨着,是否该给白家一些回报呢,或者是给白家透露点夏夏生病入院的消息,看看白家会是什么反应。

        权霂离没有去调查这件事,夏夏也还没来得及说,但他心里很明白,怎样的答案才能让夏夏有这样的表现,所以心里对真相已经猜测得十有八九了,就等有人来给他确认。

        江昕娜接了雯雯后,就到医院来看过夏夏,可是夏夏还是高烧不退,没有醒过来,看得雯雯心疼,眼泪一直往下掉。

        “雯雯乖,妈妈很快就会醒来了,今晚爸爸留在这里照顾妈妈,你去昕娜阿姨家住好不好?”权霂离心疼的将女儿搂抱在怀中,温柔耐心的安慰着,大手不断轻拍着雯雯的背后,让她不会哭得太厉害。

        点点头,雯雯坚强的忍住眼泪,扁起的嘴巴,好不委屈。

        将雯雯交给江昕娜,权霂离客气的说了句:“麻烦了。”

        若不是医院病毒多,小孩子不适合待在这里,权霂离肯定会将雯雯留下来自己照顾,可是夏夏感冒,传染给雯雯不太好,只能交给江昕娜照顾。

        “没事,夏夏就麻烦你照顾了。”抱起雯雯,江昕娜看了眼病床上躺着的夏夏,即使是高烧不醒,也不是很安稳的睡过去,脸上的泪痕还能看得出,很明显是哭过了。“醒来了给我打电话,我给她做些鸡汤送过来。”

        权霂离点点头,送雯雯和江昕娜离开。

        回来时,还没进病房,就想着该给夏夏把这些事解决一下,不能光是委屈夏夏一个人,白家却依旧开心的生活着。

        拨通权若梦的电话,权霂离简要的交代了权若梦一些事情,看似无意透露,但却是明显的让权若梦知道,要将消息透露给白家。

        白家抛弃了夏夏,这点权霂离基本可以肯定了,如果一开始的身世故事是真的,而蒋云翔又不是夏夏的亲生父亲,那么就只能是白母以为夏夏是蒋云翔的孩子,所以将人抛弃了,其实夏夏是白母和白父的女儿,这点白母没弄清楚就将夏夏抛弃了,现在该是还回来的时候了。

        一直到深夜,夏夏高烧才慢慢退下去,但人却是没有醒过来,仿佛她已经很累很累,所以没有多余的力气睁开眼睛。

        坐在病床边,握着夏夏的手,权霂离一双眼神全部落在夏夏身上,她沉睡的面容,她内心的不安,在睡着后都体现了出来。

        这个真相,对夏夏来说,有点太过于受打击了,加上蒋云翔的事情,几乎将夏夏逼得快崩溃,她熬过来了,但是淋雨后,生病就将她这段时间来积压在心里的种种都爆发了出来,将夏夏给压垮了。

        一夜未眠,权霂离一早让琳达将昨天没处理的事情给送到了医院,人始终没离开过医院一步。

        送来文件的是林贤治,但林贤治还带来了一个人,那就是白雅薇。

        昨天白雅薇听说母亲去见了夏夏,后来权若梦有打电话来关心,她母亲是否生病了,说夏夏昨天生病住院了,所以白雅薇就打着关心的名义来到了医院。

        在楼下遇到林贤治,于是两人就一起上来了。

        此刻见到夏夏毫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一丝血色也没有,整个人好像是霜打的茄子蔫了一样,心底很高兴,但面上流露出担忧的神情,询问道:“夏小姐没事吧,要不要我来帮忙照顾?”

        “不用。”权霂离想都没想的拒绝掉白雅薇的提议,眼睛更是连看都没看一眼白雅薇,反而看向夏夏的时候露出了温柔的神情,让白雅薇吃瘪。

        白皙的手握成拳,白雅薇心底的怒气很大,但依旧保持着优雅的微笑,也不介意权霂离的拒绝。

        将买来的花放在病床旁边,然后退到一旁,不再说话。

        林贤治想跟权霂离打听些事情,见白雅薇不肯离开,于是也就干脆的坐下,看看谁能在这间安静的病房中待得久。

        怪本小说网手机阅读地址:  http://m.guaiben.com  谢谢书迷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