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首席霸爱:别逃,宠你上瘾夏夏权霂离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没事,我看着你走

第七十四章 没事,我看着你走

        人生四喜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和金榜题名时以及洞房花烛夜,夏夏算是体验到了其中之一,能够在不属于两人的城市里相遇,能够在陌生的地方讲述起同样的一件事,是多么幸福的事情。🥗w.wwg*u*a*i*b*e*Ncom▽〒

        了解到夏夏是记忆中的小女孩后,安少蓦游玩的兴致也高了不少,两人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都在咖啡厅内说着小时候的事情,那种痛快淋漓的畅谈,夏夏已经很久没有过了,所以她很兴奋,能认识安少蓦,能找回儿时的玩伴。

        一直聊到很晚,安少蓦才想起夏夏要会学校,天色晚了她回去不安全。

        “你看我聊着就忘记时间了,我送你会学校吧。”安少蓦有车子,开车到学校也花费不了太多的时间,而且他也还想与夏夏继续聊一会,在车上也能聊。

        “不用了,我都耽误你一天时间了。”连忙摆摆手,拒绝安少蓦的提议。安少蓦是有工作的人,手下那么多人要管理,都已经抽空陪了她一天,现在还要麻烦他送自己回去,想想夏夏心里也过意不去,所以她宁愿自己先回去。

        这时夏夏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安少蓦想继续劝说夏夏的话。屏幕上出现着少阳两字,夏夏也知道她这么晚回去,安少阳肯定担心了,才会打电话来询问。“少阳,不好意思,聊着天都忘记要给你打电话说我晚点回去了。”

        和安少蓦能够重逢,何止是安少蓦很激动,夏夏心里也异常兴奋,所以聊着聊着都已经六点多了都还没回去,现在的天黑得比较早,从市里回去需要一个小时,到车站就七点多钟了,安少阳会担心也是很正常。

        听着电话那头没有责怪的声音,只是用温柔包容了夏夏的迷糊,夏夏就觉得特别对不起安少阳,平时这个时候该是吃饭的时间了,安少阳担心她的话一定还没吃饭,所以夏夏很内疚,光顾着自己高兴,都忘记了安少阳。

        桌上的饭菜已经凉了,安少阳并不介意,听着夏夏那头带着愉悦的声音,突显着她的好心情,安少阳就放心了,他担心夏夏会想不开,所以在市里出事了,才会打电话询问,现在确认人安全的,他也就放心了。“今晚还回来吗?”

        “马上回去。”说完后,看着安少蓦一脸温柔的看着她接电话,夏夏才想起,安少蓦与安少阳是兄弟,她是不是该让他们说说话?“对了,少阳,我现在和安大哥在一起,你们要聊聊吗?”

        得到那头回应后,夏夏将手机递给安少蓦,继续将桌上自己还未喝完的咖啡喝掉,准备等他们说完话,就去乘车回去了。

        基本上夏夏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偶尔会听到安少蓦关切的问候一句,随后就是简短的单音节发出,并不太像是亲兄弟聊天,说得都好严肃的模样。

        将手机还给夏夏,安少蓦优雅的起身,绅士般的为夏夏拿起一旁的背包,结账后往外面走去。“少阳说,让我送你上车,他到车站接你。”

        “谢谢安大哥。”上车后,车子还没到发车的时候,所以夏夏坐在车上发呆,看到安少蓦许久都不曾离开,似乎在等待着车子开走后,他才打算离开。打开车窗,夏夏探出头路灯下安少蓦的神情有些恍惚,带始终都带着笑意,能够感染身边的人,待在安少蓦身边很轻松很快乐。“安大哥你先回去吧,这车还要十几分钟才发车。”

        安少蓦摇摇头,轻声回了她一句:“没事,我看着你走。”

        这句话有些酸涩,没事,我看着你走,夏夏认为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说出这句话都需要勇气,特别伤悲,因为被留下那个肯定很痛苦呀,所以当听到安少蓦说出这句话时,夏夏没来由的觉得心酸。

        第一次,有人对她说这种话,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再离开。记忆中似乎只有安少阳送她离开的时候,才会这样,但安少阳从未说过这样的话,所以夏夏很难受,有种紧张感。

        于是,他们就这样,一个趴在车窗上,一个站立在车外面,相互聊着天,一直到车子开走,直到看不到彼此的身影。

        车子开出很远,摸摸脸庞,上面竟然有泪水停留,她最近变得很奇怪,泪腺很发达,随时都能流泪,就是句心酸的话而已,夏夏居然又不争气的流泪了。

        车窗外的已经完全陷入了河南,汽车缓缓的行驶在公路上,没有颠簸,这么晚的车辆,上面没有多少人,夏夏坐在中间位置,靠着窗子,无聊的望着深沉的夜色,那么深沉,如那个人的眼睛一样,同样的色彩,只是他的眼中多了丝冰冷,然而这丝冰冷它杀掉了所以的柔情与温驯,只留一身的冷骨与疲惫。

        如果一次偶尔的伤害,可以另神经清醒,那么,就请重重的伤害吧,哪怕割破血管,哪怕支解躯体。那隐藏在风中,结根了的思念,增长在风里。

        权霂离这三个字,成为了她心中的毒刺,在午夜梦回时会突然想起,又被亲手折断,而折断的只是一部分,残留在体内更深的毒刺,待到毒素蔓延全身,她就再也做不到孤身一人了。

        窗外飘起了细雨,雨水打在车窗上,沿着厚玻璃蜿蜒留下,划出纹路,夏夏默默无言的看着,等待着,何时雨滴能汇聚成更大的雨滴,或是等待着雨滴渐渐失去了支撑,消失在蜿蜒纹路的尽头,何时她的思念能够在风中吹散忘记。

        用手机给安少阳发了条短信:下雨了,你不要出来接我,我会自己回去的。

        此时的夏夏不想说话,内心对权霂离的思念如疯长的水草,将她整颗心紧紧的缠住,每一次跳动就会感受到那样清晰的存在。

        夏夏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该如何忘掉,现在的夏夏还无法明白,只能任由着心里那破土的感情在生长,她不断掐断,情感不断生长,想放肆一次的冲动,被扼杀,便再也没有了那份勇气。

        汽车顺利的停在马路边,雨还一直下着,夏夏用包包这在头顶上,冲进了雨中,起码先找个地方躲雨,不过夏夏挺庆幸,还好安少阳没出来,他的腿伤下雨天会难受,夏夏不想安少阳难受还要来接她回去。

        奔跑的脚步慢下来,夏夏突然有种想淋雨回去的冲动,不是太大雨,淋着感觉挺不错。

        于是,她的步伐慢下来,慢慢行走在狱中,一副享受的模样。

        前方安少阳打着伞迎面走来,手中还多拿了一把伞,看着夏夏的行为,两人就停在雨中,没有继续往前了,隔着一段距离,和出现在偶像剧里的桥段多么相似。

        夏夏大笑出声,看着两人的情况,调笑着说道:“我们这样像不像在演偶像剧,雨中文艺浪漫小清新。”一把小花伞,伞下两个人,一男一女漫步在狱中,男生拿着伞偏向女生方向,打湿了自己半个身子,却只想着将女生照料好,多么文艺的场面。

        夜色中,雨幕中,一个挺拔的清影撑着雨伞向夏夏走来走来。

        雨水冲刷下,行人不管打不打伞都有几分狼狈,急匆匆地走着。那身影走得也不慢,却偏偏给人一种安然徐行的感觉。一刹那间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成了背景,他好像独自撑着伞,行走在水墨蜿蜒的画中。

        渐渐地他走近路灯下,眉目在灯光下清晰。氤氲灯光勾勒,竟无一不秀致佳绝,让人心驰神往。

        雨伞遮在夏夏头上,挡住了渐渐大颗的雨滴,在她脸上倒映出阴影。眉目清秀的夏夏,站在那里久久不能回神,似乎在回味着刚才如偶像剧上身的场面,但一开口,夏夏就打破了所谓的浪漫。“我不是让你不要出来接我了吗?都下雨了,你腿上的伤很容易在雨季发痛。”

        “没事。”将另一把伞递给夏夏,安少阳回答得无所谓,眉目间少有的肃色,在暗淡的光线下被描得很淡。

        两人一路走着,没有说话,气氛也没觉得尴尬,安少阳本就不是话多的人,所以夏夏都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没有多大介意。

        想起和安少蓦之间的关系,夏夏觉得这种好事该分享出来,让安少阳也开心一下。“少阳,你哥居然是我小时候在孤儿院里的玩伴。”

        惊讶的看着夏夏,安少阳也能理解为什么打电话时夏夏言语中那么高兴了,原来是找到了儿时的玩伴,也难怪。“我哥确实在孤儿院待过,不过带回家后爸妈就送他去意大利了。”

        “有钱人真的不好,孩子都会被绑架。”雯雯也是因为是她和权霂离的女儿,所以才被设计失踪的吧,可是又没要赎金,连最后的线索都没有了,有钱人家的孩子真的很危险。

        “确实。”所以安少阳喜欢待着这里支教,而不愿回到A市,平淡的度过余下的人生,已经是他唯一所愿了。

        那一夜,雨很大,仿佛要将整个大地都洗一遍。

        她呢,能否在雨水洗刷后,忘记关于权霂离的一切?

        怪本小说网手机阅读地址:  http://m.guaiben.com  谢谢书迷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