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首席霸爱:别逃,宠你上瘾夏夏权霂离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不会就这么轻易结束

第四十二章 不会就这么轻易结束

        夏夏心中不安逐渐扩大,为什么权霂离会是孤儿院的咱资助商,还是这一切都是权霂离所为,夏夏有些迷茫。🍇怪M#本M#小M#说M#五年未见,再见时,他将她当做陌路,为什么现在又要出现在她面前?还是以这样的方式,再次介入了她的生活。

        “权总,很抱歉我迟到了。”即使心中有些不安,夏夏还是很快的恢复情绪,口气淡然的回答。

        落座在权霂离对面位置,夏夏平静淡然,没有半丝情绪波动。

        “夏小姐,这么重要的场合,你居然迟到,看来你不是很重视这次的资助。”权霂离一手握着杯子,一手搅动着咖啡,眼神犀利的注视着夏夏的举动。她私自离开,消失得无声无息,现在又是她出现在他面前,他就没有放过的道理。

        “对于这点,我刚才已经道歉了,权总应该不会那么小心眼的计较这些事吧?”时隔五年,夏夏已经不想再与权霂离有过多的交集,若非孤儿院需要资助,在知道权霂离是资助者后,她就该决然离去,那个秘密他不能知道,而接触越多就会让雯雯的存在曝光程度越高。

        权霂离嘴角笑容始终保持着,让人难以看出他心中想法。眼前的夏夏,经过五年的时候蜕变,没有让他厌烦,越发有韵味的气质,更深的吸引人,难以放手。

        想着上次遇见,两人所做之事,她若是忘记了他,怎么对他的触碰还是那么敏感,身体是不会撒谎的。

        “做错事的是夏小姐,那么就该接受惩罚,夏小姐应该知道我的性趣。”在说道性趣的时候,权霂离故意加重了语气,让人不得不往那方便想去。

        这样调戏的话语,让夏夏心中有了些许怒气。他都已经有了未婚妻了,还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她,心中有些凄凉,或许在他心里她不过就是那种随意玩弄的女人。“我是有家室的人,请权总不要再说这种话。这次是为了谈资助的事情过来,若是权总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吧。”

        与权霂离待着同一空间,让夏夏有种难以呼吸的感觉,就如频临死期的鱼儿需要回到水中缓解这种痛苦,在权霂离面前,她就是那条被强行逗弄出水面的鱼儿。

        接下来的时间,总算是和谐的进入了资助商谈的对话,夏夏应付自如的对答,言语间流露出的自信,都为她整个人增添了不一样的风采。

        经过长达两个半小时的商谈,在权霂离种种刁难下得以结束,夏夏成功的拿到了资助,并且与权霂离签下协议。

        “合作愉快。”权霂离伸出右手要与她握手。

        夏夏盯着伸过来的手,骨节分明,十分好看,犹豫着要不要和他握手,表面上她能装作很平静的与他谈资助,而心里早已经翻江倒海。#@$&

        权霂离是资助者的真相,让她难以消化,甚至到现在夏夏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会不会有另外一个自称是资助者的人,走过来约定地点。

        最终,夏夏还是伸手握住了权霂离的大手,轻握后,就准备撤离。

        可她的手刚有一丝动作,权霂离就将她的手抓紧,任凭她挣扎也挣脱不了他的手掌,收获的只是些许微疼。

        “权总,请自重!”抽不回来手,夏夏只好开口,希望权霂离能够放手。

        自重,品评着这两字,权霂离眼神蒙上一层深色。她的身体,每一寸他都看过,抚摸过,亲吻过,自重这个词适合存在两人之间吗?对面的夏夏,神情平淡,把他当做陌生人,而她越是想当做不认识他,他就偏不如她所愿。想这样就结束掉一切,她就是在妄想,他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结束的。%&(&

        五指张开,放开夏夏的手,权霂离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和刚才判若两人。

        手被放开,夏夏立刻收回自己的手,双手交握着,左手覆盖住挣扎得通红的右手,避免掉尴尬的情况。

        将签订的合约装入背包中,夏夏迫切的想从这种局面抽身,还来不及告辞,就被权霂离的话打断了。

        “为了等待迟到的夏小姐,我到现在都还没用午餐,夏小姐不该有所表示吗?”权霂离把话说得很明白,就是不想轻易的将夏夏放走,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这个问题。

        即使夏夏没有迟到,他也会用另外的理由,让她无法轻易抽身而去。

        站在咖啡桌旁的夏夏,没有望向权霂离,眼神看向了咖啡厅中时钟的方向。现在这个时间点,午餐已过,晚餐未到。他提出这个理由,她该拒绝,毕竟她不想喝权霂离有其他的交集,而他的理由就是要她为迟到赔罪,这点她拒绝不了。

        右手摸上装着合约的背包,现在合约已经到手了,管他是要吃饭还是想喝酒,都和她没关系。

        “抱歉,我还有事,权总想吃改天吧。”说着,就快步离开咖啡厅,说是改天,难道他还会为了一顿午餐,而主动找上她吗?

        这样就想把他打发了,完全不可能。

        伸手拉住夏夏的胳膊,在确认她停住脚步后,权霂离反倒拉着她往前走。“夏小姐有急事,我不介意送你一层,以免向这次一样迟到。”

        迷茫的看着被权霂离拉住的手,夏夏心跳的很快,她该挣脱,但是她竟然有些贪恋这样的举动,而忘记了挣脱和拒绝,只能随着他的脚步往前走。

        进入电梯后,电梯依旧拥挤,两人站在里面的角落,权霂离已经放开了她的手。明明那么拥挤,夏夏却是感觉不到任何拥挤,权霂离伟岸的身躯站在她身前,为她隔出了一放天地。电梯内挤攘着,他就是丝毫未动。

        直到坐上车,夏夏才缓缓回过神,下意识想将车门打开下车。她不能让权霂离送她会孤儿院,她不能让他看到雯雯的存在。

        潜意识的害怕,让夏夏的手脚有些慌乱,开门的手都变得有些颤抖。

        眼角瞥见夏夏的行为,让权霂离心中多了把火,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逃离他的身边?

        倾身靠近夏夏,他的眼神犹如盯着猎物,带着狠戾,带着怒火。

        靠近夏夏,她身上独有的馨香飘进鼻翼,迫使他伸手拥住她的身躯,覆上她的唇瓣,不断辗转,狂野的掠夺着她的呼吸。

        吻如雨点般落下,却不温柔,大掌在她身上不断抚摸着,隔着衣服,抚摸着她曼妙的身躯。

        夏夏反抗的扭动的身体,挣扎着,可这样的行为只会越发激起权霂离的欲望。

        双手越发向下游走,将她掖在背带裤下的衣角抽出。

        夏夏眼神变得迷茫,意识却很清晰,明白不能这样做。对着他性感的薄唇狠狠的一口咬下,铁锈般的血腥味,在两人口中蔓延。

        疼痛让权霂离放开她的嘴唇,伸出舌头舔舔被咬伤的位置,那副模样极为诱惑,如勾人的妖精。

        “好样的。”布满阴云的脸上,露出狠戾的笑意。居然敢咬伤他的嘴唇,他权霂离这辈子没有被女人这么对待过,这个女人一再挑战他的极限。“你以为想逃离那么简单,你欠我的不会那么轻易就结束。”

        心中一颤,盯着权霂离被咬的嘴唇,半响不开口。

        空气有些凝固,她定在那里,没有整理被他弄乱的衣服,也没有因咬伤他道歉。

        整个过程中,夏夏都处于失神状态,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充满了恐慌。旁边冷冷的权霂离,认真的开着车,好似刚才做出那样激烈举动的人不是他。

        映衬在窗子上他的容颜,夏夏愣愣的盯着,她和权霂离已经没关系了,所以他们本不该再见面,为什么他还要用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她眼前?

        同时,夏夏心里也想着,他们真的没有关系了吗?这样的想法有她有些痛心,只觉得有些不甘又无能为力。

        车子安稳的定在孤儿院面前,夏夏没有过问权霂离是怎么知道这个位置,他能做孤儿院的资助商,对孤儿院的事情肯定是全部调查清楚了,或者他在调查她的时候,就将孤儿院的事情全部调查清楚,所以才会上演这一出。

        开门下车,夏夏没有任何留恋,更多的她希望权霂离能赶快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权霂离紧跟着夏夏下车,站在孤儿院门前的他,显得与这里格格不入,一身名牌西装衬托他高人一等的身份,站在他身边的夏夏,显得太渺小,自卑感颓然而生,就如权若梦所说,他的未婚妻才能与他相配。

        “作为资助商,我有必要看看这所孤儿院的前景。”率先迈着大步往孤儿院走去。

        夏夏慌乱的跟在身后,他不能进去,雯雯还在里面,若是两人相见会是什么场景,夏夏难以想象那个场面,只想尽快组织权霂离的举动。

        “妈妈!”听到有车子声音的雯雯,一猜就知道是妈妈回来了,所以还不等安少阳带她出来,就兴高采烈的从里面跑了出来。

        在看到夏夏的同时,雯雯也看到了走在夏夏面前的权霂离,神情更加愉快了。还想着把帅气叔叔介绍给妈妈,现在两人就走到一起了,难道这就是缘分吗?

        小小的脑袋里,打着各式各样的注意,是不是该把时间留给妈妈和帅气叔叔,这样帅气叔叔就能做她的爸爸了。

        夏夏的紧张在雯雯跑出来的那一刻,就提升到了顶点,脸色变得煞白,脚步加快,急忙走到雯雯身边,把雯雯挡在自己身后,避免被权霂离看到雯雯的模样。

        在夏夏挡住雯雯前,权霂离已经看到了雯雯的身影,那个两次相遇的小女孩,居然是夏夏的女儿,这个消息让他脚步一顿。

        上次听权若梦说,夏夏有个很大的女儿,当时他怒极的阻止权若梦继续说下去,不愿去听那个事实,现在亲眼看到。尤其是夏夏护犊子般的将女儿挡在身后,那种害怕他伤害她女儿的举动,让他刚才压制住的怒火,再次升腾。

        “妈妈,我想喝水,你和帅气叔叔继续谈,我不打扰你们。”雯雯察觉到了夏夏奇怪的反应,只是以为她打扰到了两个人谈情说爱,所以不好意思面对她,人小鬼大的人儿,识相的开口退场。

        夏夏不是第一次在雯雯口中提起帅气叔叔这个词,当时说起这事,夏夏还不明白江昕娜为什么要急着拉雯雯走,现在她明白了,雯雯在无意间遇到了权霂离。这是亲情的本能吗,偌大的城市里,竟是让雯雯与权霂离遇到了,到底她拒绝让雯雯享受父爱,是对是错?

        夏夏的失神,引来雯雯的注意,漂亮的大眼眸不解的看着妈妈,雯雯以为是她做错事,惹来妈妈不高兴了。并且妈妈的手,把她抓的好紧,她都走不开。

        三个人,就这么安静的站立在孤儿院门口,知道安少阳的出现,打破了三人的寂静。

        怪本小说网手机阅读地址:  http://m.guaiben.com  谢谢书迷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