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首席霸爱:别逃,宠你上瘾夏夏权霂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养伤那几天不算

第二十三章 养伤那几天不算

        医院。Www#guаibeN#coM

        林贤治有些焦急的在急救室门口徘徊,看到走过来的权霂离,他像是看到救星一般,“你终于来了。”

        “好不容易才摆脱掉那堆难缠的商人,”权霂离皱了皱眉,随即满脸紧张地看着林贤治,“她怎么样了?”

        “应该没什么大碍吧,医生说只是大面积的皮外伤,正在帮她清理伤口呢。”

        权霂离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刚刚谢谢你。”

        “没什么,谁让我们是兄弟呢,关键时刻还是得由我来帮你收拾这个烂摊子。”林贤治罢了罢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他已经花名在外了,不介意再上一次头条。

        “你刚刚在现场,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夏夏会突然之间变成这个样子?”权霂离皱了皱眉,夏夏是个有主见的人,做事不会毛毛躁躁,更不可能弱到摔得这么惨,所以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

        “我看还是不说的好。”林贤治摇了摇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到底怎么了?别给我绕关子,”权霂离皱了皱眉,示意林贤治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我亲眼看到若梦绊倒夏夏,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夏夏倒下去。”林贤治顿了顿,有些为难的看着权霂离。

        “那丫头!下手竟然如此狠!”权霂离好看的剑眉紧蹙,他握紧了拳头,林贤治说的话他完全相信。她与夏夏积怨已久,她之前就把夏夏设计到了自己的床上,再让夏夏在公众面前出一次丑也不是不可能的。“看来真是把她惯坏了,连是非好坏都分不清。”

        “好吧,你打算怎么处置?”看权霂离的样子,好像一点也不惊讶他妹妹会做出如此狠心的事情。

        “那丫头,不好好挫挫她的锐气,她根本不知道收敛。”权霂离说着,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机,林贤治站在旁边,隐隐能看到权霂离暴怒的青筋,看样子,他这次真的是很生气,里面那个丫头,对他好像很重要的样子,林贤治还是第一次看到权霂离为了女人动怒。

        “小峰,让人把小姐带回家,一个星期不准她出门,让她好好在家反省反省!”权霂离说着挂断了电话。

        “你这次,动真格了吗?”林贤治定定地看着权霂离,缓缓的开口问道。

        “你想多了,我只是气我妹妹做出如此过分的事情。至于这个女人,我完全是抱着玩玩看的态度,你不要想太多。”权霂离笑了笑,一口否定了林贤治的话。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这里交给你了。”林贤治点了点头,心里却有着隐隐的期待,或许这个女人的出现,能让权霂离变得不一样。

        次日。

        明媚的阳光透过珠帘形成细细碎碎的光斑照进房间,打在床上的人儿身上,她趴在雪白的病床上,完美的侧脸让人惊叹。

        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扫眼帘处的阴影,“好痛……”夏夏支撑着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却发现自己明明只是微微动了动,后背却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如果你不想伤口撕裂的话,最好别动。”头顶响起一抹很有磁性的男声,夏夏愣了愣。

        “是你?”她还以为他昨天就这么把她丢在宴会现场了呢,没想到他居然还能来医院看她。夏夏侧过脸,看到权霂离原本好看的眸子泛着丝丝血丝,心里直嘀咕,难道他为了照顾自己,昨天一晚上没睡吗?当然,夏夏并没有把这些疑问问出来。

        她脑子里回想起昨晚自己倒地时的场景,她只觉得像是有一双腿拦住了她的去路,害得她整个人朝后面倒去,那个时候,在她旁边的人,好像就只有权若梦。

        “不然你以为谁会那么好心?”权霂离说着递给夏夏一杯温开水,夏夏艰难地接了过去,浅浅的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又还给了他。

        “你妹妹……”一提起权若梦夏夏便有一种怒火攻心的即视感,她真不明白那姑娘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为什么非要把追不到男人的错都怪在她身上?

        “我让她回家闭门思过了,昨天的事情,对不起。”权霂离顿了顿,缓缓的说道。

        “你居然会跟我说对不起……”夏夏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惊讶的事情一般,满脸揶揄的看着权霂离。

        权霂离眼底闪过一抹不自然,“在你眼里我是那种公私不分的人吗?”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其实,在医院里住几天,养养伤也好,我正想放松放松。”夏夏垂下眼眸在心里划算着,最好再伤得重一点,养伤一个月,到时候,她跟权霂离的交易就自动结束了。

        “你想都别想,等你伤好了,我们再开始交易。”权霂离冷哼一声,她这如意算盘打得真好。

        “好吧!”听到权霂离的话,夏夏有些颓然地垂下眼眸,本来还想利用这次灾难躲过一劫,没想到完全是白搭。

        “有没有一扇窗,能让你不绝望,看一看花花世界原来像梦一场,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输,有人老,到结局还不是一样……”权霂离还想说点什么,夏夏放在床头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夏夏连忙摸索着接通了电话,“夏夏,你现在在哪家医院啊?”

        “我现在在哪家医院?”夏夏抬起头看着权霂离,问道。

        “市第一人民医院。”

        “昕娜,我在市第一人民医院,你怎么知道我住院了啊?”夏夏有些纳闷,她昨晚到现在都没有跟昕娜联系。

        “你的事情都上报了,你还想瞒我多久啊?”江昕娜没好气的回答道,“夏夏,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院长妈妈也看到报纸了,她现在正在我办公室里头了,她一定要我带她到你那里问个清楚。”

        “什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上报呢?”夏夏一听说院长妈妈也知道她住院的事情,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报纸上面都是怎么写的?”

        “哎呀,反正都是些特别难听的话,说你跟一个叫林贤治的男人,什么孤儿上位啊,不择手段之类的话。”江昕娜回答道。

        “我知道了。”夏夏垂下眼眸,“你把院长妈妈带来见我吧,我亲自跟她解释。”夏夏承认,在听到江昕娜陈述的东西时,她的心就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到一般,她瞬间有些喘不过起来。

        夏夏挂上电话,情绪瞬间变得低落起来。

        “你怎么了?”权霂离看了眼脸色有些悲伤的夏夏,随即开口问道。

        “自己去看今天的报纸……”夏夏不想说太多,她将头埋在枕头上,整个人瞬间没了活力。

        大概过了几分钟,权霂离拿着今天早上的早报走进了病房,他疏忽了,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昨天的商业挽回参加的都是一些上流社会的名媛绅士,还有商业巨头,肯定会有很多记者蹲进去抓新闻。

        昨天夏夏摔倒那么大的事情,抱她离开的又是林贤治,到时候肯定会被大肆宣传。

        “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跟院长妈妈解释?她看到报纸上面的内容肯定气得不清。”夏夏抬起头,满脸哀怨地看着权霂离,似是向他征询意见一样。

        “我把报纸的主人公叫来,让他在你院长妈妈面前演演戏,就说是你的男朋友。”权霂离皱了皱眉,眼下也只有这个方法了。

        “行得通吗?”夏夏皱了皱眉,总觉得这个方法有点不靠谱,她跟这个叫林贤治的人素未谋面,到时候怎么可能骗得过精明的院长妈妈?

        “你放心,没问题。”权霂离说着拨通了林贤治的电话,林贤治的速度真快,才十分钟他便出现在了病房里面。

        “嗨,小美人,我们又见面了。”林贤治说着朝躺在床上的夏夏打了打招呼。

        “昨天谢谢你救我。”夏夏朝林贤治艰难地点了点头,算是表达自己的谢意。

        “没事没事,我们赶紧来聊聊彼此的情况吧,免得你院长妈妈过来以后穿帮。”林贤治说着满脸笑容地坐在了夏夏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帮美女的忙,他一般都比较上心。

        权霂离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林贤治跟夏夏谈笑风生,手中的报纸瞬间被他捏成了一团废纸。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满脸严肃的院长妈妈和一脸惶恐的江昕娜走进了病房,病房里原本还算欢乐的氛围瞬间降到了零点。

        “院长妈妈……”夏夏看了眼站在门口脸上很不好的院长妈妈,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叫了她一声。

        “你还好意思叫我,你给我说说,你都在外面做了些什么?为什么现在把自己弄成了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院子妈妈说着将手中的报纸甩到了床上,夏夏艰难的拿起报纸,报纸上面的图片是她昏迷过去,躺在林贤治怀里的画面。

        “阿姨,事情其实不是你想的这样的?”林贤治笑了笑,赶紧站出来打圆场。

        “你就是报纸上面那个人?”院长妈妈皱了皱眉,显然对林贤治的态度不是很好,她还纳闷,夏夏究竟是怎么把那一百万的债务解决的,她千叮铃万嘱咐要夏夏不要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没想到夏夏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她真的觉得好心痛。

        “阿姨,其实报纸上面的东西都是道听途说的,我跟夏夏,其实是真正的男女朋友。”林贤治说着很是深情的看了一眼夏夏,夏夏有些不太自然地回了林贤治一抹淡淡的笑容,那样子,在外人面前看起来,就好像是特别恩爱的情侣。权霂离坐在沙发上,原本握着报纸的手再次捏紧了一些。

        “真的吗?”院长妈妈满脸怀疑地看着林贤治,该不会是夏夏为了瞒骗她故意扯的谎吧?

        怪本小说网手机阅读地址:  http://m.guaiben.com  谢谢书迷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