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今天和渣王爷和离了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惨遭截胡

第一百二十八章 惨遭截胡

        “不必麻烦,王妃还是把杀手交给我们审问,去休息吧,这里多少有些太过于血腥。”

        因为担心白婉柔这边的人会问出些什么,所以郑忱也并没有让步,反倒是语气坚定的想让白婉柔去休息,然后由他跟郑垚来审问杀手。

        郑垚虽然不知道中郑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觉得他这样做多多少少有点不太合适。

        “太子哥哥,既然杀手是针对王妃去的,还是交由王妃来处理吧,咱们贸然插手的话,多少有些不太合适。”

        一旁的郑忱没想到三皇弟会为帮着白婉柔说话当下就急了眼,但语气却十分淡然,而且每句话也都说的十分在理:

        “三皇弟莫不是有些误会了?本殿之所以让王妃去休息就是因为他是女儿家,见不得这么血腥,所以才让她去休息的。”

        这话若是旁人听了,肯定会觉得太子殿下很贴心,还顾及着建安王妃是个女子,见不得如此血腥的一面,让她去休息。

        但这番话对于洞察事情真相的白婉柔来说,却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兄长莫要误会,臣弟只是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让建安王妃处理比较合适,毕竟那杀手是冲着王妃去的。”

        郑垚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说了一句话,竟然惹得太子郑忱有这么大的反应,再加上他跟自己说的那些话,让他顿时有些脸色苍白。

        白婉柔自始至终都在一旁盯着他们二人,听了他们的对话,也没有丝毫想要上前去劝话的意思,反倒是想到杀手被审讯的地方去问一下审讯结果。

        只是还不等她走上几步,建安王府门口便浩浩荡荡的来了好几路人马,领头的那个人还是穿着黄马褂的。

        这倒是让白婉柔意识到了,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大约过了有半炷香的时间,一直紧跟在皇帝身边的公公便拿着拂尘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再见到太子跟三皇子都在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又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对着他们二人行了个礼。

        这才看向被绿竹跟青棠扶着站在院子里的白婉柔,道:

        “王妃娘娘,皇上听闻昨日王妃在府中遭到了刺客袭击,特命杂家过来关怀王妃,因为十分担心王妃的安危,所以皇上决定将王妃接到宫里去,并把杀手交由皇上处理,现在皇上已经在外面的马车上等候了,王妃娘娘,请吧。”

        看着那公公扯高气昂的样子,白婉柔心底划过一丝不悦,不过却没有表现的太明显。

        这个时候皇上突然间带着太监从宫里出来,而且又带了那么多侍卫,白婉柔知道这件事情肯定已经很严重了,甚至都已经传到了大街小巷。

        但是皇上要把他接到宫里去的这件事情,她是万万不愿意的,毕竟她一旦进宫很多事情将功亏一篑。

        想着他们好不容易抓住了这个杀手,也审问了半天,还没有了解到结果是什么,就要这样被人给截胡了,心里还挺不舒服的。

        不过为了表示信任,白婉柔还是笑着婉拒了,并招手叫来了林轶,让他去把昨日捉到的杀手带过来交给他。

        “有劳公公了,这进宫就不必了,那杀手我府中的人已经将他抓住,我一个女人家也不好见这些血腥,便有劳公公将那杀手带到宫里让皇上审问。”

        那公公见白婉柔如此识趣,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其他的话,就站在那里等着王府里的人去把昨日捉到的那个杀手带过来,然后又对着白婉柔行了个礼,就浩浩荡荡的带着这些人跟坐在外面马车里的皇上一同离去了。

        等到皇上的人马走了以后,身为太子的郑忱也没有再继续留在建安王府,直接匆匆忙忙的跟白婉柔说了一声,便直接转身离去了。

        三皇子郑垚见自家皇兄都走了,自己也不好再继续多在肩王府逗留,也急匆匆的跟白婉柔行了个礼,就跟着郑忱离开了。

        等到他们一病人马全都走后,原本脸上还带着笑意的白婉柔,瞬间就沉下了脸。

        先是招呼着管家,把院子都打扫干净,然后又把自己身边的绿竹跟青棠叫到了屋子里。

        “王妃,这人就这么让皇上带走了吗?咱们可什么都还没有问到呢!回想着昨天那个场景,可真的是吓坏人。”

        青棠跟绿竹进到屋里之后回想着刚才的场景,就觉得有那么些许的不甘心,没有忍住就跟白婉柔抱怨了一番。

        这件事情白婉柔也心知肚明,知道皇帝跟太子他们为何而来,但是那又能如何呢?开口跟她要人的可是皇上,她也不好抗旨不遵。

        “这件事情过去便过去罢,就莫要再提,那人皇上已经带走了,那边带走吧,若是一直把人留在府里那也是个祸害。”

        不管太子跟皇上今天过来是什么目的,这件事情白婉柔也不想身边的丫头再提了,很多事情她心里都清楚,若是再这样背地里议论的话,很有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

        毕竟昨晚的杀手就是冲着她来的,想想这白婉柔还有些许后怕,同时在心里庆幸自己福大命大。

        “是,奴婢知晓了。”青棠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便听从白婉柔的安排,不再继续议论此事了。

        侯府那边,白凤岐也知晓了白婉柔昨夜在王府遇刺的事情,为了表现的自己非常担心,还亲自去到王府里招呼白婉柔回家。

        白凤岐来到建安王府找白婉柔的时候,白婉柔正在跟宋音华在内间里面讨论刺绣,一听到向人汇报说她父亲白凤岐来了便放下手中的刺绣。

        “绿竹,你在音儿身边好好伺候,我去见见父亲,青棠你跟我去外间。”

        看了一眼还在内间里等着跟自己讨论刺绣的宋音华,又一想到白凤岐快过来了,便安排了自己的两个丫鬟,一个留了宋音华身边,另一个则是跟着自己去了外面。

        宋音华见白婉柔出去了,便没有再继续研究刺绣,而是在房间里面随便走了走,还拿起桌子上的一些书画什么的看了看,绿竹也非常贴心的跟在身边伺候着。

        外间

        匆匆忙忙赶过来的白凤岐连做都没顾得做,就直接跟白婉柔说明了自己一次次前来的目的。

        “我没事,父亲不要担心,女儿在王府很安全的。”白婉柔并没有同意要跟父亲回侯府去住,反倒是直接拒绝了。

        “自从你出嫁以后,这府里已经需求没有那么热闹了,你若不愿意回去也好,那为父便在王府上住下,也好保护你的安全。”

        对于白婉柔拒绝回侯府住这件事情,白凤岐也并没有多少意外,反倒是顺着白婉柔的话说道。

        “父亲,如今王府很不安全,您若是住进来的话,女儿还真担心下次杀手会不会对父亲您动手,再加上现在不是有哥哥住在这边吗?女儿很安全,所以父亲就不要再担心了,等会儿还是让哥哥送您回去吧。”

        白婉柔对于父亲突然间的亲近表示很不信任,因为总感觉他是带着目的来接近自己的,所以又再次拒绝,并开口说让兄长将他给送回侯府。

        白凤岐听着白婉柔这样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其他的,只好点头同意让白青庭把自己给送回府去。

        见父亲同意,白婉柔便让下人叫来了兄长白青庭,跟兄长说明情况以后,便让兄长将父亲送回了侯府。

        对此白青庭也表示并没有什么意见,也知道自家妹妹这是关心父亲的安危所以才让自己亲自护送的,便二话不说,带着父亲就离开了建安王府。

        等到他们二人离开以后,白婉柔这才转身从外间回到里间去跟宋音华继续说笑。

        一旁的宋音华在内间里将他们父女二人的对话听了个去,心里也明白,白婉柔并不信任自己的这个父亲,所以才会几番拒绝,这让她不由得对白婉柔有些心疼。

        不过看着白婉柔表面上就好似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也不好多说什么其他的,默默的压下自己对白婉柔的那份心疼,与她继续笑嘻嘻地谈论着刺绣。

        与此同时,到达边境的陈儒之,原本准备让身边的人扎营就地休息,却突然发现前方有一路人马,十分可疑,便让人上前去查看。

        结果却发现他们是南境人,为了防止他们生出什么事端来,便带着一路人马准备将其截杀。

        只是他们这些人太过于狡猾,通过一系列的截杀以后,还是让他们给逃走了,这让陈儒之恼怒不已。

        “该死!这帮狡猾的家伙们!居然让他们给跑掉了!”

        只见陈儒之将手中的剑猛的插到地下,眼神恶狠狠地瞟了一眼身后的将士们,跟身边的副统领说道:

        “接下来要多加留意边境附近这些可疑的人,跟将士都说一声,凡是遇见南境人,杀无赦!”

        “是!”

        随着陈儒之的一声令下,跟着他一起来到边境的这些将士们全都得到了命令,一个个的也开始警惕起来。

        同时对于那些狡猾的南境人逃走这件事情表示非常的愤怒,纷纷在心中痛骂他们属实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