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医毒妃百媚千娇:腹黑王爷神魂颠倒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孤独终老的命格

第六十一章 孤独终老的命格

        宴阙说完之后,楚落辞和楚阮阮都愣住了。

        楚阮阮不可置信地看着宴阙,“王爷,就这样?就让她跪一跪就算过了?”

        楚落辞也看着宴阙,眼神中亦是不可置信。

        男儿膝下有黄金,她的膝下也有黄金!

        凭什么要让她跪?

        宴阙却是淡淡看了楚落辞一眼,那意思像说,是忍耐啊,忍耐!

        不是你说的做戏要做全套吗?

        楚落辞咬了咬牙,她虽不跪旁人,跪天跪地总可以吧?

        于是乎,便噔噔噔噔走到了宴阙的房门口,不是对的宴阙,也不是对着楚阮阮,而是对着房门外的那一棵大树,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楚阮阮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楚落辞。

        “王爷不是让你给我赔礼吗?你不跪我,对着门口那颗大叔跪着做什么?”

        她还想要再追究,一旁的宴阙已经忍耐到了极点。

        砰一声,拍了一下桌子,“本王都已经按你说的做了,你还想怎么样?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那日去她院中说了什么!你挑衅在先,本王念你是王妃,所以才惩处她,是想让你以后在王府里能抬得起头来,你不要得寸进尺!”

        宴阙很少发火,可是他一旦生气起来,没有几个人不怕他的。

        就连楚阮阮也只能抖了抖身子,闭了闭上了嘴。

        一出闹剧结束,最终以楚阮阮不不情不愿的离去,败兴而归作为结束。

        在楚阮阮即将离开院子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宴阙的声音。

        “你也别太过分,谁让你会跪大树了?你品行不端冲撞了主人家,就算不跪王妃也该跪本王,进屋里来对着本王跪!”

        楚阮阮心里原本有些愤愤不平,听到这话气也消了不少。

        就算不跪她,跪王爷总行了吧?

        她算是知道了,楚落辞这个人,这段日子开始变得奇怪,心气也高了不少。

        王爷这样折辱她,让她向自己下跪,楚落辞肯定怀恨在心,这两个人之间说不定又要生出什么间隙,也不枉她今日来这!也算是达到了几分目的吧。

        这样想着,楚阮阮脚步轻快回了自己的院落里。

        然而楚阮阮却不知道,在她走出宴阙院子的同时,原本跪在地上的楚落辞立刻站了起来,还假模假样的揉了揉膝盖。

        “王爷,我受了这一番罪,你要怎么补偿我?”

        “你还真好意思说,总共也就跪了那么一会儿,还好意思问本王要补偿,还不是你自己出的馊主意!”

        楚落辞撇了撇嘴,语气里不自觉的带了一些撒娇和抱怨。

        “那我有什么办法?还不是为了替王爷排忧解难,不让你夹在中间不好做人。”

        她说完,又看向宴阙。

        “对了王爷,你要让我在这里长跪,我可做不到!我要去休息,要去吃东西!至于该怎么解释,王爷你自个想办法吧!”

        说完便溜溜哒哒的离开,去厨房里找吃的了。

        只留下宴阙一个人在原地,替她收拾烂摊子。

        宴阙一边吩咐心腹暗卫,去找个与楚落辞身形相仿的婢女来代替,一边暗暗笑骂。

        这小女子还说是替自己排忧解难,最后还不是自己替他收拾烂摊子!

        不过,他也是心甘情愿就对了。

        却说楚阮阮这头。

        回到院子之后,又找来心腹嬷嬷,破不及待地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心腹嬷嬷。

        末了还让人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好让她长几分面子,让大家知道她不是好欺负的,惹了她的楚落辞,现在已经受了处罚!

        然而楚阮阮却不知道,她这一番举动,正中楚落辞的下怀。

        这消息传了出去,自然会传到付云和贵妃那里,也算是达成了她的目的,让大家以为她和宴阙两人之间生了间隙吧。

        而楚落辞这边,回到院子里吃饱喝足之后,让映红替她收拾了自己常用的东西,又回了宴阙院子的外间住下了。

        她刚一进宴阙的院子,便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

        她顺着香味走了进去,竟然看到宴阙在饮酒。

        “这是什么酒?好香啊!”

        宴阙看她一眼,说道,“你这鼻子比猫儿还灵,这是本王刚刚找人寻来的上好的竹叶青,一坛千金。”

        “嘿嘿,那可是好东西!!王爷替我也倒一点,我也尝尝。”

        宴阙笑骂道:“你这个讨食的猫儿,这种时候怎么不见你面子大过天了?”

        ”那怎么能一样!美酒当前,其他事情都可以让一让的嘛~快快,我已经好久没有喝到这么香的竹叶青了,快让我尝尝。”

        在她说话间,宴阙虽然一边取笑她,但其实已经一边替她斟好了一杯酒。

        楚落辞举起酒杯,一口饮下。

        可这具身体以前显然不常喝酒,反应颇大,只觉得舌尖都是辣辣的。

        辛辣的味道让楚落辞忍不住伸手扇了扇,又轻轻吐了吐自己的舌头。

        “哇,好辣!不过真的是好酒啊!王爷是个懂酒的人!”

        她这副又皱眉,又伸舌头的样子,让宴阙看了,只觉得可爱。

        刚刚说她是个讨食的猫儿,可现在看楚落辞的举动,不就像一个偷喝了酒的小猫吗?

        还吐舌头,真是有趣!

        “难得听你夸奖本王一回,却是因为本王替你寻来了一坛好酒,你这人可真难伺候。”

        楚落辞笑嘻嘻的又喝了一杯。

        左右望望,没看到下酒菜,于是便对宴阙说道,“哪里哪里,我这个人好相处的很!只要王爷再弄点可口的下酒小菜,与我好好痛饮一番,我心里有什么气都能消了下去。”

        “你是只对着本王的时候这么好打发,还是对着所有人都这么好打发?又问本王要酒,又问本王要肉,那我们岂不是成了酒肉朋友?”

        宴阙这么说着,却还是命人去准备了下酒小菜。

        而楚落辞一连喝了三杯,才停下手中的动作,笑着说道:“酒肉朋友有什么不好的?有酒有肉的时候,能想起来的朋友,也算是很深的交情了。”

        这下子换做宴阙心里难受了,眼底也闪过一丝黯然。

        他果然是自作多情吗……

        楚落辞只是把她当做酒肉朋友,或者是……

        合作对象?

        宴阙自嘲一笑,举起酒杯一口饮尽。

        他以为寻得了一个可以交心的人,以为寻得了一个心动的人,没想到……

        他果然是孤独一生的命呢……

        两个人心思各异,却不知他们都误会了彼此的心意,都低估了彼此在心中的位置。

        今日这阴差阳错的话语造成的误会,却足够让他们用很长很长的时间来解开……

        这些暂且不提。

        且说二人痛饮一番,正在聊天,映红却来了,告诉楚落辞周辞今日去找过她。

        “他找我做什么?”楚落辞一边喝酒,一边问道。

        映红道,“这不是巧了吗,表少爷说他今日寻得了几坛好酒,想来找您共饮呢!不过我和他说,您在王爷的院子里,已经搬回来住了,表少爷便走了,只不过走的时候似乎有些不开心……”

        楚落辞不在意的摆摆手,说道,“没人陪他喝酒,他当然不开心啦!没关系,你替我去传话……就说,等明儿如果空了,一定去找他,好好谢谢他,顺便和他共饮美酒!”

        “哦,对了,你再替我备一份薄礼,我今日能坐在这里和王爷把酒言欢,还多亏了他呢!你多费些心思,要备一份他喜欢的。”

        楚落辞只顾着嘱咐映红,却没有察觉到一旁的宴阙,先前脸上兴致盎然的神色,已经淡了下去,眼神变得有些晦暗不清。

        周辞来找楚落辞喝酒,楚落辞用命人替他选礼物……

        这两人之间,果然不简单吗……?

        等到映红离开了一会儿,楚落辞到底察觉到了宴阙神色间的落寞,于是便问道,“美酒当前,王爷怎么不开心啊?”

        宴阙摇了摇头,说道:“美酒有了,好肉也有了,可本王还缺一个贴心的人……”

        “本王只是在自嘲,本王小的时候,有算命的替本王算过命,说本王是孤独终老的命格,本王以前不信,现在却是有几分信了。”

        听到这话,楚落辞不以为意道:“王爷是找什么人算的命格?别是什么江湖术士,瞎蒙人的吧?要说这算命看相,我也有一手,不如让我替王爷看看?”

        wap.

        /93/93588/20971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