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禁道神途在线阅读 - 第332章 了结

第332章 了结

        “必须将云陌这个废物逐出家族,不然,我云家的家族地位绝然不保!”

        大元庄,云家高层一致商议出了这个结果,只不过,主堂内上方端坐的一位白发须眉的老者却是面露忧色。

        云家乃是这大园庄内的四大超级家族之一,现任家主云沧老爷子,更是这大元庄少有的灵元境的强者。

        在此之前,云家在这大元庄内可谓是风光无限,不过随着如今老爷子的年纪增长,带给大元庄其余三大家族的威压更是不复以往。

        此时,偌大的云家之内,一位衣着黑衣长衫的少年正站在一处幽静的湖畔前,像是在静静沉思着什么。

        少年面如冠玉,剑眉星目,自有一股淡淡的飘逸在他的身边围绕。

        云陌,便是少年的名字,也就是即将要被逐出家族的弃子。

        “云家,云陌?”云陌看着远处平静的湖面,紧皱的眉宇无声暗示着什么。

        云陌喃喃自语的说道:“倒是不曾想过,轮回转世之法真的存在。”

        此刻,云陌要被驱逐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云家,周围的下人一大早便看见云陌独自一人站在静静的站在湖畔,暗自琢磨此刻的云陌又是何其想法。

        按理来说,这个废物听到这个消息应该要去闹腾了,怎么今天却是一动不动?

        云陌今天的表现落在其他人的眼里实在太过于不寻常了,以至于很多下人已经将此事禀报给云家的高层了。

        “转世重生之法,将会使这一世之人神识蒙蔽,十六岁之前只能到达锻体境的层次,根本无法修炼天地灵力,废物之名还真是名副其实。”

        云陌缓缓的闭上了双眼,魂海中闪过了无数的记忆碎片,待到前世今生的记忆彻底融合之后,云陌才缓缓睁开了双眼,并且低语呢喃道:“既然转世重来,定然要比上一世的成就更加璀璨。”

        云陌,前世乃是一处界域的神变境强者,在一处秘境的探寻中偶得转世重生之法,前世,他因得到巨宝,不得不被其余众多强者联手合力围攻,濒临死亡之时,不得不使用转世重生之法,依此来博得一个重来的机会。

        直到今日,云陌的神识才彻底开启,前世的记忆与今世才融合。

        “等一下,这是承影剑!”云陌刚才倒是没注意,刚才运转灵力时却是注意到了魂海之内的紫色幻影小剑。

        承影剑!便是云陌前世濒死之因,其乃是云陌前生在一处秘境所得,而令云陌惊异的是,前世的他乃是神变境强者,却是无法发挥此剑的真正实力。

        嗡——

        一道紫色星辰光芒突然从剑身而起,包裹住了云陌的意识,云陌只是感到一阵昏眩,便是来到了一处黑暗,古老,沧桑的地方。

        “此处,莫不是承影剑的剑体空间,听闻自古以来,绝世强者所使用的神兵,其在道韵的孕育下,神兵便会孕育出器灵。”

        “此处莫不是剑灵所在的空间?”

        云陌小心翼翼的走在这片黑暗的空间内,有些摸不着头脑,哪怕前世身为一界的至强者,眼前这一幕也是他从未见过的地方。

        片刻,云陌来到了一处石碑前,四周漆黑幽森,气氛压抑,似乎还有一缕缕历经了千百年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诸天万界,谁能接吾一剑。

        禁道神路,故人又在何处。

        漆黑的字如神兵刻下一般,恍若有着覆灭天地之势。一笔一划,皆是蕴含着无数奥妙。

        “终于来了个小家伙吗?”蓦然,一道横穿岁月长河的飘渺之声落下。

        云陌只觉的眼前出现了一道白衣身影,其负手而立,浑身上下散发着无法描述的绝代气息,不可闻,不可念,不可思,不可言!

        仿若从遥远的时空彼岸虚度而来,踏过时光长河,屹立万古虚空。

        “晚辈云陌,拜见前辈!”

        “年轻人,留给吾的时间不多,既然你能来到此处,便是有大机缘之人,不过,即能来到这里,日后也是要踏上那一条禁忌之路的。切记,若是日后你能走出此界,万万不能堕了此剑的名声!”

        “不知前辈姓名?”云陌今生前世也从没见过此等风华绝代的男子,当下压下内心的惊动说道。

        “吾名古元空。年轻人,尽快修行吧,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接着,在云陌的眼中,那道白衣身影似是若有若无的对他露出了一抹笑意。

        “紫光掠空妖灵之殇,九天十地剑中之皇。”

        话语落下,其身影渐渐的消散在这座空间之内。

        云陌闻言微微一怔,“我们?前辈所说的那一条禁忌之路是指什么呢?”

        环视着四周的剑体空间,除了那股沧桑久远的气息,云陌没有感受到任何其他的奇异之处。

        “罢了,还是先去处理现在的事情吧。”云陌不由的摇头轻叹一声,没想到进入这剑体空间机缘没拿到,倒是摊上大事了。

        随后,云陌的意识从剑体内出来,刚才发生在云陌脑海中的一幕,在外界众人看来,仅是一盏茶的功夫而已。

        嗵!

        “嗯?境界突破了?”环视了一眼体内的情况,云陌嘴角露出了一抹轻笑,道:“这具身体丹田内积聚的灵药居然如此之多,想必老爷子之前没少给云陌修行资源,只不过结果却不尽人意。”

        “云少爷,你没事吧?”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位头发花白的灰袍老者徐步走到了云陌的旁边。

        云陌闻言怔了一下,想起了之前的所作所为,面色之上带着一抹歉意,“方伯,我没事。”

        方远山,乃是云陌已故父亲云天行的师傅,其穿着一袭灰衣长袍,看向云陌的眼神极为的慈祥,在云天行离去后,方远山便成为了云家的管家,在云沧的威压下,其余之人对此也只能抱着顺从的态度。

        云家的下人也是知道云陌平时虽然是个废物纨绔,可是他对方伯却是从来不会不尊敬。

        “云少爷,你知道······”

        “方伯,不用多言,我知道我即将便要被逐出家族了。”云陌淡淡的话语落下,却是让站在对面的方远山目露惊异。

        “走吧,方伯。”话落,云陌迈着步子便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在方远山的视线之中,云陌身上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神秘气息,令他有些捉摸不透,“这要去的地方······是云家主堂?”

        方远山轻声低语一声,也是追了上去,他绝不可能让云陌受到任何伤害。

        在此之前,云陌一直在大元庄内横行霸道,常年游历于花柳之地,若不是仗着云沧老爷子的威名,恐怕云陌早已被其余各大家族之人给拉去浸猪笼了。

        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那些过往的记忆,云陌也是不由的摇头苦笑。

        周围的下人看到云陌一人走在路上,全部都投来了一阵异样的目光,没有以往的礼仪,反倒是带着一抹戏谑的笑容。

        “这云家的下人如今就这么悠闲吗?”

        云陌看着面前的十来个下人,语气淡漠的说道。

        “哈哈,再怎么闲也比不过我们的云家少爷啊。”

        一个下人走了出来,语气散漫道。

        顿时,某些丫鬟直接是捂着嘴笑了出来,周围瞬间便响起了一阵哗然之声。

        之前他们这些下人自然不敢对云家少爷不敬,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尽管云陌再怎么废物,也不是他们这些下人可以招惹的,不过在今天,家族高层却传出了要驱逐云陌的消息,这让一些有心之人心思便活跃了起来。

        一日之间,云陌的身份便已经天差地别,沦落到了被家族下人欺辱的地步。

        方远山也是看到了这一幕,不过其却并不打算出手,他倒是想看看云陌今天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你等可知,若按族中规矩处理,以下犯上之人皆是要受到刑罚的?”

        云陌淡漠的话语落下,令的在场众人顿时不由的感到一阵冷风袭来。

        稳住,他就是个废物,还怕个嘚。

        之前嘲讽云陌的那个下人暗自打量了云陌一番,得出的结论依然是:云陌依旧废物。

        “哈哈!你现在已经不是云家的人了,还以为自己是之前的那个云家少爷吗?”

        闻言,诸多下人又是开怀大笑起来,丝毫没有将云陌刚才的话放在心上。

        “云家的护卫何在?”看到这些下人不为所动,云陌看向了之前执勤的两个护卫:“你们两个过来。”

        不过两位护卫听到云陌的话,只是淡淡的瞥了云陌一眼,对云陌的话,恍若不闻。

        “呵呵,都认为自己很厉害了?你们做的很好,非常好!”

        见此一幕,云陌脸上没有任何情绪露出,只是微微一笑。

        正当云陌要转身离开之后,一个家丁突然冷不丁的说了句:“你都不是我们云家之人了,还隔这装什么蒜。”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皆是憋不住了,笑声四起!

        “你叫什么名字?”

        云陌停下脚步,看向了之前碎言碎语的下人,淡漠的话语落下,却是让此人如坠冰窖。

        迎着云陌那如深渊的双眸,下人压下心中的惊恐,颤声的道:“我叫王鸿刚,不过······我二舅是护卫队队长。”

        王鸿刚虽然此刻有些畏惧云陌身上的那股冷漠气势,不过却还是挺了挺胸膛,毕竟有着这一重身份,云陌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一阵微风吹拂而过,却是让在场的众人心头一颤。

        “很好,原来是护卫队队长的小舅子。”

        云陌轻轻点头,“王鸿刚,下辈子不管是做人还是做畜生,记得长点眼色,管好自己的嘴!”

        云陌话音一落,虚空弹指一点,一道气劲顿时激射而出。

        嗵!

        王鸿刚的眉心处顿时出现了一道血洞,没有任何的表情,身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蓦地,在场众人皆是被吓了一跳,“啊!杀人了!”

        “将他的尸体处理了,不要碍我的眼。”云陌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下人,这些人却是还在刚才的惊恐之中,“没听到吗?”

        “云少爷,听到了!听到了!”空洞的眼神凸显着刚才一幕带给众人的恐惧。

        “每个人下去领罚五十大板,有问题吗?”

        淡漠的声音响起,声音仿佛从幽冥地狱而来,寒意逼人。

        “哈哈,没······没问题。”

        众人刚才的讥诮和嘲讽早已不在,全身心都被浓浓的恐惧包裹,只想着快速离开此地。

        “云陌,你干了什么?”

        倏忽间,一道低沉的怒吼声传来。

        护卫队的队长赵阔率领着十余人,气冲冲的来到了云陌的跟前。

        赵阔在亲信的通知下,急忙赶来,不过在他看到了王鸿刚躺着的尸体时,心中顿时涌现出了一阵怒火。

        虽然两人之间并无确实的血脉关系,不过他可是对家里的那个母夜叉又敬又怕,更何况打狗还得看主人,王鸿刚就这么死在了他的眼前,他护卫队长的威势何在?

        若是他对此事置之不理,他今后在这云家也不用混了。

        “云陌,如今的你已经自身难保,竟然还敢做出如此行径!来人,将这行凶之人立刻给我拿下。”

        赵阔面色铁青,对着身后的众多护卫下令道。

        赵阔已经压制住了内心的怒意了,若是此处不是云家,他早已拔刀相向了。

        “行凶之人?”云陌淡漠的眼神看向了对面的赵阔,“不过是杀了一条乱吠的狗而已,何谈行凶?”

        “竖子,家族已经决定将你逐出云家,如今的你竟然还敢如此猖狂,你们给我上!”

        赵阔指着云陌,强忍心中的怒火,在场之人皆是心思玲珑之辈,岂能听不出云陌指桑骂槐之意。

        众多护卫自然不会违背赵阔的命令,毕竟如今的云陌任谁都想上来踩上两脚。

        云陌冷逸的双眸扫了一眼围上来的护卫,众人顿时后背一凉,脚下更是如注了铅墨般,驻足在了原地,不敢肆意上前。

        “念你们为云家辛苦多年,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滚开!”云陌的话语仿若蕴含着一股无形的压迫,令人窒息。

        十多位护卫,闻此言,皆是面面相觑,似是云陌带给了他们极大的压力。

        “他只不过是锻体境的废物,你等还犹豫什么!谁若能拿下此人,副队长的位置就是谁的。”

        赵阔冷眼旁观,看清楚了众人心中的顾忌,沉声开口道。

        众多护卫依然纹丝不动,“谁拿下云陌,本队长将赐予他十枚下品灵石!”赵阔咬了咬牙,恨声道。

        “这······兄弟们,上!”一位护卫带头说道。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一阵微风袭来,卷过无数落叶。

        “唉!”伴随着一阵叹息声,云陌右手轻抬,随后,一道道灵力凝结而成的气劲附着在落叶上面,顿时朝着围攻而来的众多护卫激射而去。

        咻——

        绿叶仿佛化作神兵利器,带着迅疾如电威势,如凛冽的剑气使人感到森寒。

        “啊!”

        “他不是锻体境!灵气化形,这是只有灵脉境七重的强者才能施展的手段!”

        众多护卫大都只是灵脉境三重左右,怎么能够抵挡得住如此凌厉的攻势。

        仅仅是数个呼吸的时间,一道道惨叫声便已响彻开来,十余道身影皆是应声倒地,捂着胸口,面部狰狞,痛苦的嘶吼声久久不绝。

        云陌何等人也,前世的他也是一界至强者,凭他的眼界,自然一眼便看出了这些人的自身弱点。

        修行之始跨过锻体境后,便是入灵三境,分别是灵脉境,灵凡境以及灵元境。

        赵阔一脸阴沉的看着面前的场景,料他也没有想到云陌突然由之前的锻脉境变为了灵脉境。

        之前的云陌的确是锻体境不错,可是在云陌转世重生归来之后,丹田处积聚的灵力便一路促使他突破到了灵脉境九重!

        有挂的男人岂是寻常人等可比?

        “这······怎么可能?”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四周观望之人看着满地哀嚎的护卫,双目瞪圆如玉盘,惊恐万分。

        一群灵脉境三四重的护卫却是顷刻间败在了云陌的手中。

        “念在你们为云家多年以来的效劳,此次只是废掉你们的修为,以示惩戒,若有下次,性命不保。”